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漠北以北のBLOG

Believe me,Every word I say, It'wrong

 
 
 

日志

 
 

人生絮语之九:为了那些不能忘却的记忆  

2009-06-18 16:20:47|  分类: 写-漠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至今日,依然无法忘记初到小镇时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此后的十年间,这种感觉就如同河底的清淤一般沉淀在记忆的深处,偶尔会沉渣泛起,激荡于心间。我曾无数次的尝试着去解释它,但每每无果而终,遂冠以“缘分”之名了事。

十年,对于一个人而言意味着什么?是日月星辰3600次的东升西落,是学子们“三更灯火五更鸡”的寒窗苦读,是父母双鬓那日渐浓密的白发。而我的这十年,是尴尬的十年,是在理想与现实之间苦苦徘徊挣扎的十年。

 一只生活在猪圈中的猪是快乐的,但是一只不得不生活在猪圈中的猪则是痛苦的。痛苦的根源在于它有着对栅栏外自由生活的向往,但它却无法冲破栅栏的藩篱。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巨大鸿沟,是每一个如我般的少年夜深人静时心头挥之不去的梦魇。

 时间如磨,在乏味单调的吱扭声中,大多数人不甘现实的痛苦被碾的粉碎,然后一点点的被吹散在记忆的风中。于是,梦魇消失了,随之消失的还有改变生活的勇气和信心。

当别人在为梦魇的消失而举杯欢庆时,而我却在现实中被碰的头破血流。当血淋淋的现实再也不能给我哪怕一点让我对它产生认同感的理由时,于是我决定背起行囊,向着横亘在自己面前的那条巨大的鸿沟出发。没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怆与凄凉;也没有“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豪情与壮志;有的只是对现实的无奈和对未来的惶恐。这可能是每一个即将踏上未知征程的人最真实的内心写照。当年,无论是精明的山西商人,还是血性的山东大汉,在迈出走西口和闯关东的第一步时,他们的心境也许大体如是。“能够活下去是走出去的真正原动力,树挪死人挪活的古训是他们的唯一精神支柱”。因此,无奈也罢!惶恐也罢!既然选择了远行,也就只得将其收统统入时间的行囊,小心翼翼的包裹好,免得成为前进道路上的另一种羁绊。

征途上的艰辛与磨难,毋庸多言。

那种苦说不得,因为我们可以与别人分享喜悦,但是却无法让他人为自己分担痛苦。

那种苦怨不得,因为我们可以怨天可以尤人,但却无法抱怨自己。

那种苦忘不得,因为忘记过去的痛苦,就如同背叛过去的自己,精神上的自我放逐,那将是人生最大的悲哀!

但是,

每一个曾经拼搏与奋斗过的人都会在成功之后重新审视这段艰苦的岁月,在不断地咂摸与体味中,将其铭记于心。视之为自己一生中最宝贵的财富。

对这种苦的承受能力,将极大的延展我们生命的韧性。

对这种苦的抵抗能力,将极大的增加我们生命的强度。

当我们的生命之树在这种种艰辛和磨难的摧残和打击之下依旧四季常青的时候,也将是我们笑言“任尔东南西北风,我自岿然不动”之时。

当我们的生命之剑在这种种艰辛和磨难的淬烧和锻压之下浴火重生之时,也将是我们高歌“宝剑锋出鞘,试问天下几人敌”之时。

后记:撰此文,本意在对小镇生活作一个系统的梳理和总结。在文章开头,回忆了自己与小镇的不解之缘,除此之外,再无半点的人情事故与小镇的生活有关。笔锋急转直下,变成了对自己考研经历的总结和回顾。但是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文思的枯竭,使得下笔如同挤牙膏一般,实是一种痛苦的折磨。看来,机缘未到,只得另寻它日,方能了心头之愿。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