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漠北以北のBLOG

Believe me,Every word I say, It'wrong

 
 
 

日志

 
 

再论问题与主义  

2012-11-10 07:13:02|  分类: 观-世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年来,围绕富人和穷人的争论一轮接着一轮。参与其中的不论是普通网民还是知名学者,多有不冷静、非理性的成分。评价他们不冷静不理性是因为参与各方经常将腐败和体制之疾导致的社会对立,简单地转移话题为贫富之争。一种危险的思维方式由此滋生。

这种思维方式便是不论事情的本源,选择一个简单的类分为标签(比如以财富多寡);不是谋求具体社会问题的解决,而是转移于贫富阶层的相互对立和取代。中国历史上一直有“均贫富”、“劫富济贫”的传统,近代也有“打土豪”的实践。

这种思维给中国留下的历史创痛仅从企业寿命上就能看出来。走在北京王府井大街上,那些栉次麟比的所谓中华老字号,大多只有几十年到一百多年的历史。而且所有的老字号除了招牌名称依旧以外,与原商号看不出有多少真实的历史脉络。

反观西方,据美国《家族企业》2006年发布的全球最古老的100家企业榜单,历史最长的企业是日本的施工企业金刚组,创立于1400年前,即便排行最末的第100名企业,也是一家225年的美国公司。这100企业中的90家在欧美。所有这些老爷型企业,不仅商号依旧,而且都是家族私有的企业,产权关系跨十几代、延续成百上千年。

两厢对比反差巨大。把中国富户“富不过三代”的原因,传统性地归之于出了败家子和竞争失败是说不过去的。中国富户的破落,很大程度是因为在历史的转折关头,他们往往成为直接打击的对象,代代积累起来的财富、以及商业智慧被一遍又一遍地连根铲除。这种事情在每一个王朝更迭的时候就会发生一次,而仅仅在二十世纪,中国社会就整体性地经历了两轮。

在这一点上,西方人是幸运的。这一方面是源于欧洲历史上的大多数商业城市与政治统治中心相脱离,在历次政治动荡和社会革命中摆脱了被顺带摧毁的命运;另一方面也源于20世纪以前,欧洲基本未发生过直接以“土豪”和“资本家”为目标的,以掠夺富人财富、剥夺富人产权为宗旨的革命。

相信西方富人有这份幸运,并不是由于他们的原罪较少,在现代宪政制度建立和完善以前,他们不可能清白。但西方的历史进程有幸充满了理性和共和的精神,人们的头脑没有被标签化的革命斗争哲学所充斥。公元前500年左右,古罗马的贵族和平民间曾暴发过尖锐的对立,最后理性和妥协精神促使双方订立了一份神圣的契约,以平民推举“护民官”的形式实现了罗马的共和,避免了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的屠戳;公元1215年,因战争而大肆搜刮的英王激起贵族们的联手反抗,最后同样以理性和契约精神,着眼于税收和财产权这样的具体问题,形成了一份传世的大宪章,避免了东方式的王朝更迭与杀戳。

胡适曾倡导“多研究些问题,少谈点主义”,这个充满理性精神的建议,曾因为相当不吻合中国传统思维而被嘲笑了数十年。如今在涉及贫富这类问题上动辄上纲上线、意气纷争的双方,应该多想想胡适的建议和西方的智慧,把那些貌似大是大非的标签式问题搁下,就事论事于背后的具体问题。这才是建设性的思维方式。


多多研究这个问题如何解决,那个问题如何解决,不要高谈这种主义如何新奇,那种主义如何奥妙,主义的大危险,就是能使人心满意足,自以为寻着包医百病的根本解决,从此用不着费心力去研究这个那个具体问题的解决法了。——胡适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