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漠北以北のBLOG

Believe me,Every word I say, It'wrong

 
 
 

日志

 
 

痛苦  

2012-11-20 08:24:52|  分类: 悟-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痛苦 - 漠北以北 - 漠北以北のBLOG

       我曾经和一个五岁的男孩谈话,告诉他,我会变魔术,能把一个人变成一只苍蝇。他听了十分惊奇,问我能不能把他变成苍蝇,我说能。他陷入了沉思,然后问我,变成苍蝇后能不能变回来,我说不能,他决定不让我变了。我也一样,想变成任何一种人,体验任何一种生活,甚至变成一只苍蝇,但前提是能够变回我自己。所以,归根结底,我们都更愿意是我们自己,而不是任何其他我们所羡慕的人或物。但是对某些人而言,成不了自己想成为的人却成了痛苦的根源之一。

       如同肉体的痛苦一样,精神的痛苦也是无法分担的。别人的关爱至多只能转移你对痛苦的注意力,却不能改变痛苦的实质。甚至在一场共同承受的困难中,每个人也必须独自承担自己的那一份痛苦,这痛苦并不因为有一个难友而有所减轻。

       对于别人的痛苦,他人的同情一开始可能相当活跃,但一旦痛苦持续下去,同情就会消退。人类在这方面的耐心远不如对于别人罪恶的耐心。对于一个人而言,一个不得不忍受的别人的罪恶仿佛是命运,一个不得不忍受的别人的痛苦却几乎是罪恶了。

       我并非存心刻薄,而是想从中引出一个很实在的结论:当我们遭受巨大的痛苦时,我们应该自爱,懂得自己忍受,尽量不要用自己的痛苦去搅扰别人。

       获得理解是人生的巨大欢乐。然而,一个孜孜以求理解,没有旁人的理解变痛不欲生的人却是个可怜虫,把自己的价值完全寄托在他人的理解上面的人往往并无价值。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