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漠北以北のBLOG

Believe me,Every word I say, It'wrong

 
 
 

日志

 
 

谁的文明,谁的野蛮  

2012-10-23 22:22:12|  分类: 看-电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谁的文明,谁的野蛮——《赛德克巴莱》 - 漠北以北 - 漠北以北のBLOG

  你口中的恐怖分子,也许就是我的自由战士    

       一部好的电影并不告诉你答案,只是提出一堆问题,让你思考,让你自问自答。《赛德克巴莱》就是这样的片子。 
    当年轻的莫那背着父亲的尸体匍匐在树林中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部落被日本人的枪火点燃时,他发出了近乎野兽般的哀号。那一刻,我被打动,面对生命中不可承受的苦难,哭泣并不足以表达心境,来自丛林的人在生命的那一刻一如野兽,所能发出的宣泄不外是一声哀号。
     当被日军占据后,一郎劝莫那不要与日本人作对。那时的莫那已近中年,额头上有层叠的皱纹,沉默且嗜酒,他是族长,那个曾像闪着亮光般刀刃的男子已经被他藏于角落,为了族人,他学会忍辱,学会内敛,只有在面对野兽时,瞬间爆发的杀气里才能看到曾经那个年轻莫那的影子。他该怎么选择:妥协的活,还是尊严的死?一个人的选择不难,但一个家庭,一个部落呢?另一部落的族长不愿带全部落赴死。一触即发的场景下无处不在的张力:拿生命来换图腾印迹,那拿什么来换年轻的生命?生命究竟是怎样的存在?这个问题沉重到无人能答。
  一郎是赛德克族人,可他却受过日本教育,是个日本军人。他是谁?死后会进日本神社还是回归祖灵之家?在反叛开始时,他脱下了日本军装,穿上了赛德克服装,在刺刀面前,他忙不迭的给身穿和服的妻子披上赛德克服饰。一念生,一念死。生死如此接近,只隔一层布。他究竟是谁,褪下所有衣衫,赛德克人、日本人、你、我,又有什么不同?
  莫那反问一郎,什么是文明?是啊,什么是文明?我们凭什么以为自己的文明优于其他种族?文明究竟是受教化还是高科技?不,文明不应该有高低之分。莫那和他父亲在溪间合唱山歌时那么优美的歌声难道不是文明?当小岛摸着儿子的头教导他在别人家别添麻烦的时候难道这不是文明?有多少杀戮披着文明的外衣企图宣称自己的独一性?不,就像世上有千万种生物一样,文明,也应该是千姿百态的,为什么不能给彼此相安的机会?
  日军统帅说我给你们文明,你们逼我野蛮。敌对部落说这原是我们的猎场,让我们血祭祖灵。而莫那在反叛前的宣言中也说,让我们去往彩虹桥那一端,血祭祖灵。看,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是唯一正义,以为高举正义的旗帜就能一呼百应占据道德的制高点。可是,那些躲在小屋中簌簌发抖的日本女子,那些在林中选择自杀的赛德克女子,那些被抛下山崖的婴儿,那些在战场杀红了眼的孩子,他们,何其无辜。
  这是一部好片,艺术的作用应该是让人与现实生活保持一定距离感,以谨慎的态度反思极端的境遇。面对生死,面对文明和野蛮,面对接受与反抗,每个人的选择都不同,但其实,他们都是双生子,做自己的选择,尊重别人的选择,宽容是文明与野蛮的分界线。

 如果你们的文明是要我们卑躬屈膝,那么我们就让你们看见野蛮的骄傲——莫那鲁道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