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漠北以北のBLOG

Believe me,Every word I say, It'wrong

 
 
 

日志

 
 

史鉴  

2013-12-13 17:26:45|  分类: 品-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史鉴 - 漠北以北 - 漠北以北のBLOG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利益,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是非,有是非的地方就有爱恨,有爱恨的地方就有纷争,有纷争的地方就有派系,有派系的地方就有政治,有政治的地方就有交易,有交易的地方就有恩怨,有恩怨的地方就有人。

翻历史书其实蛮惊心动魄的,金戈铁马,刀光剑影。一翻,哗,一坑四十万人没了;一翻,哗,一埋百万人没了。生命在中国的历史长河中,从来都是最廉价的消费品。

同学反目的事,还真是经常发生。苏秦和张仪还算好的,博弈中寻求各自的平衡,算是维护了社会稳定。李斯跟韩非,就开始扮演披着羊皮的狼了,李斯设计谋害了韩非。到庞涓和孙膑就赤裸裸刺刀见红了。当才能差不多的人靠的太近时,一般都是悲剧收场,你最亲近的人可能会化身为你最残忍的掘墓人。

齐桓公对宦官易牙说:我什么肉都吃过,就没吃过人肉。于是易牙把儿子(有儿子后才自愿宫刑)蒸了送给齐桓公。管仲说:没有人不爱自己的儿女,如果连自己的儿女都能下得狠心,他对谁下不了狠心?齐桓公不以为然,只是飘飘然不知所以然。管仲死后,齐桓公被易牙等隔绝于宫中活活饿死。

李斯如厕,见鼠,感叹,同样是老鼠,一个在臭茅坑,一个在谷仓,位置决定价值。所以李斯终其一生寻找自己的位置,不管是离开荀子奔吕不韦,还是沙丘迎合胡亥而弃扶苏,其实都是在验证着他的鼠论。只不过李斯的问题是,他明白位置决定价值,但以丧失自己价值的代价去保位置,犹如割肉疗饥。

超级隐忍的人要么是大善,要么是大奸。前者如舜,后者如杨广。杨广35岁前简直就是基督,集人类美德于一身。35岁以后就是禽兽,首先杀了他老爸,后找他爸的小老婆上床,然后杀哥哥,占有2000以上的女人,横征暴敛,乐于战争,最后被人绞死还哭的跟个泪人儿般:我这么善良的人,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淳于髡某次来到邻居家,见其厨房灶口突出,柴禾紧贴灶口,便告诫这会引起火灾,并就如何堆放柴禾提出了建议,邻居当作耳旁风,并对淳于髡极其反感。不久,果真发生大火,多亏大家相助才将大火扑灭,在感谢救火者宴席上,没有请淳于髡。我们喜欢救火,却未必喜欢防火。

1602年,明神宗朱翊钧病重,深夜他跟宰相沈一贯说停止所有矿税,宫殿停止建设,各地宦官一并撤回,钱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走,人活着要从善纳谏。没成想丫的第二天病好了,首要事情就是后悔昨夜的决定,派出20位宦官追讨谕旨。这就跟一个人生病时要说好好生活,病好了,只会变本加厉是一个道理。

波斯王即位时,要臣下编一部完整的世界史,几年过去编出一本煌煌巨制。可国王人到中年,国事繁杂没时间看。臣子又用几年时间,把史本缩短,但国王仍然忙于朝政,无暇细看。臣子再将史书高度浓缩,国王却因年老体衰看不了,死前,一位老者对他说,六千卷的世界史其实是一句话,他们生了,受了苦,死了。

我们的国家只有一个,那就是中国。我们当以一个中国人为荣,不以当一个王朝人为荣。当中国强大如汉唐时,我们固以当一个中国人为荣。当中国衰弱如南北朝五代清末时,我们仍以当一个中国人为荣。所有的王朝只是中国的王朝,所有的国,都是中国的另一个称谓。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