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漠北以北のBLOG

Believe me,Every word I say, It'wrong

 
 
 

日志

 
 

英雄都是爬上岸的落水狗  

2014-11-19 10:42:39|  分类: 品-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每个人都像一只只不由自主的落水狗,被抛在命运的汪洋里。有的狗天生倒霉催,入水姿势就不对,直接被拍死在海面上;其它侥幸顺利地下了水的,也瞬间被激流冲向四面八方。

英雄都是爬上岸的落水狗 - 漠北以北 - 漠北以北のBLOG

        【一】

今天的话题是一个牛逼闪闪的词——英雄。

小时候看三国,常常对一件事难以释怀,那就是斩颜良。

鉴于女士们对这些打打杀杀的故事不一定熟悉,我解释一下:颜良是三国里一个著名武士的名字。在一场战役中,他遭遇了同时代的另一个著名武士关羽。

按照古代战场上的礼仪,颜良打算询问对方的来历和姓名。但关羽显然并未遵循这一礼节,而是借助优良的战马,发动了一场颇不绅士的小突击。

按照小说中的介绍,关羽的马匹有着摩托车般的速度,使颜良措手不及,竟然被杀死。

幼小的我怎么也想不通:明明武艺相当的两个人,因为一场不甚光明正大的战斗,战败者颜良从此沦为陪衬,战胜者关羽却获得巨大的荣耀,生前身后不断被加封,最后竟然封到“盖天古佛”。

我小小的心灵在喊:那不公平。

这场战斗也给颜家的后人留下了痛苦的记忆,数百年里他们始终想不通。后来的《颜氏家训》专门训示子孙不要从事武职,教训就是“齐有颜涿聚,赵有颜最,汉末有颜良,宋有颜延之,并处将军之任,竟以颠覆”。

无独有偶,作为畅销武侠小说作家的金庸也有着类似的幼年心灵创伤。

他回忆说,幼年读荷马史诗,读到《伊里亚特》里赫克托尔和阿喀琉斯绕城大战这一段,见众天神拿了天平来秤这两个英雄的命运,结果赫克托尔这一端沉了下去。这意味着他必须战败而死,而阿喀琉斯会赢得光荣。小金庸感到非常难过,叫喊着:“那不公平!那不公平!”

幼年的男孩子也许都特别看重一种公平:同样的武功,就应该赢得同样的荣耀。

【二】

但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信念备受打击。同样的武功,并不总是带来同样的光荣,就像叶孤城和西门吹雪,后者的声名和成就要辉煌得多,尽管他未必是前者的对手。

类似的例子比比皆是。在相对最讲究硬实力的竞技体育,我吃惊地发现,单说脚底下的本事,里克尔梅未必不如齐达内,迪乌夫那两下子未必不如舍甫琴科。

十几年前,我偶然看了一场葡萄牙对意大利的低年龄队决赛,葡萄牙两个孩子给人印象最深,一个是花哨的边路球员,油头粉面;一个是老辣早熟的中场球员,很帅气,长发,戴着发箍,看上去前途无量。后来那个边路就是C.罗纳尔多。而那个中场呢?不知道沦落到哪去了,鬼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又比如教育和考试。前几天和一个老乡聊起高考,她是那年一个地市的文科状元,我惊讶地发现,她考数学居然从来都放弃最后一道圆锥曲线题,这在我看来是忍无可忍、严重有损学霸尊严的行径——难道志在当学霸者不该从第一道三角函数一直撸到最后一道圆锥曲线然后交卷吗?她不,然而她高考的总分却比我高。

无数现实让我逐渐低头:人生的拳台上,荣誉之神不爱看点数,而更爱看谁最终站立或者倒下。就像刚刚过去的巴西世界杯,梅西把最后一个定位球跩上天空,也就此失去了比肩老马的可能。

一个声音向我嘶吼着:打开幼年的心结吧!英雄的桂冠不是易与的,除了要练就好武功,还要赢下大舞台。

【三】

也许只能这么理解——我们每个人都像一只只不由自主的落水狗,被抛在命运的汪洋里。

有的狗天生倒霉催,入水姿势就不对,直接被拍死在海面上;其它侥幸顺利地下了水的,也瞬间被激流冲向四面八方。

它们只能拼命狗刨、划水、求生。有的狗天赋异禀,万中无一,极其善于游泳,但却生不逢时——要么落水的位置错了,要么游泳的路线错了,要么洋流的方向错了,它奋斗的前方注定没有岛屿,哪怕奋力游出一千里、一万里,也只有呛水死掉。

在深深的海底,不知道埋葬了多少默默无名的猛犬?

只有少数既善于游泳、又碰巧撞上了合适的风向水文的狗,才能侥幸遇到汪洋里的小岛。它们喘息着上了岸,抖擞精神,称霸这方寸之地,面朝大海咆哮。这样的幸运狗,我们叫它们英雄。

颜良和关羽,就是两头尚算幸运的猛犬。他们生在暴力为王的烽火年代,迎来了展示专长的绝佳机会。在命运之洋中,这两头猛犬从几乎同样的距离、游向同一座岛屿,谁先登陆,谁就成为牛逼的獒王。

然而,在三国的白马战场上,颜良对这个舞台不够珍惜,他没有意识到这是人生命运的关键之战,而关羽意识到了。于是,漫不经心的人被杀死,更渴望胜利的人存活,我们有什么理由不把更多的崇敬赠予后者呢?

【四】

我慢慢地变节了。成王败寇是一种残忍的公平,但英雄们自己似乎也认可这种公平。每一个英雄都不满足于练就好武功,而要毕生追求着赢下一个属于自己的大舞台,就像华山之于王重阳,襄阳城之于郭靖,光明顶之于张无忌。

他们似乎从来不曾想:“我已经够了!我的战斗力已经达到90了,这不是最大的成就么?我何必非要赢下什么呢!”

另一个变节者,是那个小时候曾经为赫克托尔伤心难过的金庸。他也成为了一个彻底的功利主义者。他写出了卷轶浩繁的《郭靖世家》,却甚至没有一篇《裘千仞列传》。

无可奈何中,我仿佛又看见那个为颜良鸣不平的孩子。也许这就是冥冥中的安排:它让胜利者享受成年人的膜拜,而让失败者得到孩子们的温情。这也算是一种公平吧。

最后,用一首高枫的老歌《做英雄》,送给所有汪洋中的落水狗们:

寻欢之夜美酒月光有时去匆匆

绿灯红烛歌舞升平有时也无踪

人如花树这辈子能有几个好梦

一张欢颜背后几多雨和风

船上有帆湖中有浪人生旅途中

经得起风经得起雨方能见彩虹

别以为翻过一山

就路儿条条通

别以为躲过一浪

就可以放松

做英雄,能否做得从容

天地动,明朝又是何梦

做英雄,能否做得从容

攀顶峰,难得四大皆空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