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漠北以北のBLOG

Believe me,Every word I say, It'wrong

 
 
 

日志

 
 

一个皇帝的落寞朋友圈  

2014-08-25 07:52:42|  分类: 品-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是需要朋友的,即使权力再大,金钱再多,如皇帝一般高高在上、富有天下,也需要几个能谈心说话的朋友。而有朋友就会有圈子,一个没有圈子的社会是不能称其为社会的。没当皇帝之前,高演有朋友,也有属于他的小圈子,其中联系最为密切的当然就是王晞。然而在他当上皇帝,最为风光的时候,王晞却神秘地消失了。

王晞的消失并不是失踪或死亡,也不是隐藏了起来,他仍在朝中担当重任,只是不再接近高演,有事没事地去他眼前晃悠了。所谓“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王晞的隐显然属于“大隐”,他以自我淡化的方式,在高演那里变成了真空。这其实正是王晞的过人之处。要想引起上司的注意,最常用也最见效的方法,当然是不停地在他眼前晃悠,让他眼之所到、手之所触、耳之所闻、心之所感无不是你,这也是那些头头脑脑的办公室总是人头攒动的原因。不过物极必反,当这个上司朋友很少时,你作为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不断地亲近他、迎合他,他自然会感到温暖,也会时刻感觉到你的存在,因为他需要你;而当这个上司朋友很多时,每天呜嚷呜嚷的,要想引起他的注意,晃来晃去显然效果不佳,因为他也只有一双眼,人多了会有盲点,也会分不出重点。所以此时最好的办法就是玩消失,不存在就是最好的存在。

王晞是深知这个道理的。作为高演政治上的同僚,无话不说的书房密友,在高演还没当皇帝,没有多少人围着他转时,王晞几乎从未离开过高演的视线范围。让高演随时看到自己,无疑体现着自己的价值,也能让尚在茫然中的高演吃颗定心丸。而高演当上皇帝后,每天排队问候、请示汇报、大表忠心的人络绎不绝,挤都挤不进去,能凸显出来的,就只能是那些持之以恒且意志坚强的人了。比如吏部尚书阳休之和鸿胪卿崔劼二位,便总往高演那里跑,有时为工作上的事,有时根本没什么正事,就是拉拉家常关心关心皇上的身体,却风雨无阻,雷打不动。这样做有两个好处:一来显得自己工作积极,精神状态好;二来能显示出对皇帝的尊重和孝心。功夫不负有心人,高演和他们的关系果然越来越紧密,也越来越热乎。然而这毕竟是少数,是特例,大部分人都是白忙活。 

王晞向来以谋士自居,自然不屑和那些溜须拍马的人一起争宠,就是争也争不过,他不是那路人,也就没有那路人的心思和手段,更没有那路人的闲工夫。在这种情况下,要想再次引起高演的关注,就只能反其道而行之了。王晞很快隐身于熙熙攘攘的人潮,开始冷眼旁观,他知道,高演迟早会找他的。因为他离不开他。 

果然,没过多久,高演的身边环境便悄然发生了变化。那些见缝就钻的人,通过近距离的察言观色,发现高演并非想象中的平易近人,而且还很刻薄。高演初当皇帝,很想施展一番拳脚,实现一些抱负,于是大刀阔斧地革除积弊,推行新政,好让人们尽快忘掉高洋时代的恐怖,将注意力集中到治国治政上来。这本是好事,可坏就坏在高演太认真了,事无巨细,大到方针政策的出台,小到锅碗瓢盆的购买,他全都要非常严肃地过问,并且都要亲自抓一抓才放心。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作为一个君王,是国家的主心骨,心胸应该包纳天下,做事应该抓大放小,高屋建瓴,提出指导性意见就行了,具体事情让下面去做,不然花那么多钱养那么多官僚干什么!高演显然不具备君王的这些特质。关于这一点,中书舍人裴泽的一段话很有代表性。有次高演问裴泽,外面的人对他怎么评价,裴泽不卑不亢,先说优点再谈缺点,很客观,说陛下您头脑聪明,办事公道,不输于古来任何君王,只是处事太过苛细,显得度量不够恢宏。高演的回答也印证了他急于求成的想法,说朕初理大政,万事担心不够周备,生怕有什么纰漏,所以事无大小必加详查,人们有这样的想法也在所难免。不过高演并不打算改掉这个毛病,接着展颜一笑,为自己辩解道:只怕朕以后不苛细了,你们又要议论我不作为奥。

高演和高洋的早期一样,能够虚心听取别人的意见,也听得进别人对他的批评,这点还是值得肯定的。关于工作作风问题,高演的表弟库狄显安说得更加直白:“陛下太细,天子乃更似吏。”意思是你这哪像个皇帝啊,倒像个小办事员,管得也太细了,整个一事妈。这个天上地下的比喻,也得到了王晞的认同。既然大家都这样说,看来自己确实做得有些过分,高演经过一番反思,最后表态说:朕以后定会加以精进,争取达到那无为而治的最高境界。可说归说,做归做,有的人天生是帅才,具体事可能做不好,但能抓住问题的牛鼻子;有的人则天生是个将才,奔波劳碌瞎操心行,却不会统揽全局。这是人的性体使然,不是说改就改得了的。反思之后的高演依然我行我素,在众人面前指手画脚兼碍手碍脚。

如此高调行事,那些臣僚们无异于多了个管事的婆婆,而且这个婆婆还掌握着他们的官运和命运,做起事来便分外掣肘,靠前了不是靠后了不是,这也不行那也不好的,还总是挨批,而且办事越多挨的批也越多,在高演身边晃悠的越勤挨的批也就越狠。更可怕的是,这个婆婆时不时还有情绪上的波动。高演千方百计想让人们忘记高洋时代的恐怖,感受新时代的温馨,却在身体力行地不断提示着人们,那个时代还远没有过去:高洋喜欢用鞭子抽人,高演当时经常劝诫,说那样做是不对地,不但伤人身还会伤人心。可当上皇帝后,高演不知不觉也学会了这套把戏,动辄挥舞马鞭,向那些办事不力的人的头上打去,也不管这人是多大的官,多大年纪,亲疏与否。 

在这种情况下,再主动接近高演无异于飞蛾扑火,分寸把握得好,或许能获取一点点温暖和光明;分寸把握不好,就会皮焦肉烂,血肉模糊。这就有些不妙了,这些人接近高演,本是想博得一个好印象,进一步拓展自己的上升空间,结果适得其反,倒不如躲远点的好,下一步的升迁不妨做长久计吧。阳休之和崔劼也不例外,见众人纷纷蔫退,二人嗅到了一股火药味,也将马屁战略暂时收起,慢慢淡出高演的视线,从每天报道到三五天点个卯再到十天半月不露面,最后也向王晞一样消失了。高演的皇宫日趋冷清,某天终于发现,他真的成了一个孤家寡人。  

孤独是非常可怕的,它会衍生寂寞和忧郁,会衍生烦躁和疾病,还会让人变得偏执固执、不可理喻。高演从未这般孤独过,在当并省尚书令时,每天都有僚属主动说话出主意,还有同级别的同僚一起喝酒聚餐,交流工作心得,或夸赞某人新得的宝物,亦或看歌妓起舞而乐在其中鼓掌叫好,精神生活非常充实。就是当了大丞相大将军之后,他的府邸也从来不缺少热闹。如今骤然清冷,高演的大脑似乎突然被掏空,思想一下子静止了,感觉非常不适应。这时,王晞的名字和形象便自然而然地重新占据了他的脑海。 

高演迫不及待命人找来王晞,严肃地批评他:自从朕当上国君,发现你变得跟个外人似的,也不露面了,什么意思啊?怕朕吃了你吗?告诉你,从今往后,你要随时向朕递呈你对国事的意见,不管属不属于你的工作范围,说什么都行,再往后躲朕饶不了你。高演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却再也掩饰不住孤独后的可怜。为了增加王晞主动热情地亲近自己的砝码,高演大方地提出要给王晞压压担子,提拔他为侍郎。王晞苦口推辞,坚决不受,搞得高演最后只得作罢。作为高演昔日的幕僚,如今皇帝最信任的人,王晞的头脑是非常清晰的,他深知伴君如伴虎的道理,也完全了解高演的脾气和秉性。事后有人劝王晞,说这是多么好的事啊,你怎么还拒绝呢?王晞一副参透世事的模样,叹息道:古来那些位居高位的信臣,有几个落得好下场的?不是我不想当大官,是这种事情我听得多也见得多了,人主的恩宠是不会长久的,万一哪天失宠,退都没法退,还是安守本分的好。 

不当官就不当官,可你不和我说话不行,高演耍起了赖,接着又把阳休之和崔劼找来——这俩人也好些日子没见了。人在孤独时想到的人,一定是他最喜欢也最想亲近的人,从这点上看,阳、崔二人的马屁到底没有白拍,高演最终还是认可了他们的努力,可见多亲多近确是与领导联络感情的一个好方法。高演对三人做出硬性规定:每天办完公差后,即到东厢房等候高演的到来,然后一起议政或者喝茶聊天。晚饭由宫中免费提供,就不要回家去吃了。你们不要不理寡人,寡人孤独啊,高演似乎听到了来自心底的呐喊。 

自此之后,每当夕阳西下,月上柳梢,高演才依依不舍、意犹未尽地放还三人回家,望着他们的背影送出去好远。皇宫值夜的门将们也都熟悉了这样一幅场景:三个备受皇上宠信的大臣,一脸倦容,满身疲惫,施施然走出宫门,然后分头乘轿或乘马,向自己的府邸方向狂奔而去。背影婆娑,形单影只,辉映着宫城内的落寞。

  

高演:北齐孝昭帝(535年―561年11月23日),字延安,祖籍渤海调蓨(今河北景县南),神武帝高欢第六子.

 

  评论这张
 
阅读(2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