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漠北以北のBLOG

Believe me,Every word I say, It'wrong

 
 
 

日志

 
 

为我们不该有的怀疑  

2015-02-08 08:26:55|  分类: 乱-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我们不该有的怀疑 - 漠北以北 - 漠北以北のBLOG

 

文/六神磊磊

一位叫姚贝娜的年轻歌手走了。
        本来,今天的稿子可以叫做《我们多活的每一天》。
        记得一位记者曾说,“你喜欢的人,到30多岁就没了”。本来可以和他一样,和大家一起缅怀那些英年早逝的才俊,雪莱、纳兰容若、李贺、黄家驹、陈百强……
        然后可以提醒大家,珍惜吧,珍惜每一天,每一个梦想,每一次心动,每一口牛肉煲仔饭……
        但是,我刷着手机,看着满屏的《菩萨蛮》《红颜劫》,我发现这些东西大家都知道、都懂,压根不缺我这一份提醒。
        所以我没用上述那个标题,而是打算说点心里话。
        对这个离去的年轻女孩,此前最深的印象是很会唱歌,除此之外了解不多,甚至当回忆起她的长相时,也会和柴静搞混。
        但是以我实在不多的娱乐圈知识,我也知道,就像她现在被“灵魂歌者”的标签刷屏一样,她过去一直被另一些标签刷屏:心机女、煽情家、泪腺发达博同情、混不下去了回炉装少女……
        几乎是从被公众真正认识的第一刻起,她就被一些人认定是“心机深重”,和这个那个串通了,来用眼泪当武器。
        她还被这些人认定千帆过尽,在乐坛沉浮多年,她的一个动作、一句台词、一个情绪都是在骗感情。
        直到听说她病了、去了,一些人才发现,原来她曾经动过乳腺癌手术,原来她舞台上哭起来是事出有因。于是心下稍平,开始觉得逝者为大;再想想如花容颜、美妙歌声竟尔不再,这才渐渐开始感慨,悼念,点蜡烛。
        说到这里,有人要不开心了:“喂,我当时又不知道她身体不好,我不喜欢一个演员歌手,还不能说两句吗?”
        当然可以。世上有粉丝的狂热,就有讨厌者的刻薄,这是一枚硬币的两面,明星偶像们注定应当承受。
        但我不喜欢的,并不是一些人的刻薄,而是这些人的敏感。
        有一些观众和读者,有一种自我保护的强烈本能,就像是一个不好看、又很脏的女人,偏偏整天捂紧了被子,看谁都可疑,生怕被人劫了色。
        看到舞台上姚贝娜们的眼泪,便先倾向于强烈怀疑:这一定是骗我感情的;看到舞台上说自己穷的,便先倾向于认定:这一定是官二代富二代又来化妆打入我们内部了;看到舞台上有斯文的女孩子,便先坚决认定:她是绿茶,她是黑木耳,她是心机女,她是干爹的剩菜。
         既然这么不喜欢,离开她不关注不就是了?但他们并不,而是舔舔并不存在的伤口,继续上瘾深挖。就像那些龟毛的男人,揪到女朋友一处毛病,不肯宽容,又不愿分手,而是反复说、反复说、反复说……
        那些被贴上标签的女性,则一个个被迫陷入自证清白的怪圈:我的哭是真哭,我的穷是真穷,我真的没有很多干爹,我过去那张浓妆照是化妆舞会上的……
        这是多么无聊的自证和反证。
        何必只有当别人变成纯粹的弱者,弱得接近自己、乃至弱到连生命都已经不在了,才可以稍稍释怀,才敢于放心接受?
        何必让“心机女”和“灵魂歌者”这两个先后都刷了屏的标签之间,竟然要跨过生和死的距离。
        姚贝娜不会在乎这些琐事了,但我们活着的人,心态真的可以放松一点点。
        我愿意相信这个世界上的阴谋,比我们想象的少;这个世界上女孩子的眼泪,当时出自真心的多。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