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漠北以北のBLOG

Believe me,Every word I say, It'wrong

 
 
 

日志

 
 

道人与道童  

2015-07-10 07:51:06|  分类: 观-世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道人与道童 - 漠北以北 - 漠北以北のBLOG

 

 文/六神磊磊

【一】 

不知道你发现没有,最近,很多媒体不约而同地都干起了同一件工作——画线。

他们列出一个个落马的官儿,再兴奋地用线连起来,比如某人是某人的秘书,某人又是某人的下级之类,搞成一张纵横交错的网。他们引导着这些线不断向上升,试图指向一个最终的交汇点。

每当有一个人落马,人们就翻一翻他的履历:哈哈,原来他又是××的马仔,于是一条新的线又画将过去:××危矣!

有趣的是,这种预测往往还都八九不离十。

每次看到这种场景,我总会忍不住想到《水浒》里,武松夜走蜈蚣岭,要杀淫贼飞天蜈蚣王道人。首先被砍的,是王道人的童儿——“武行者睁圆怪眼,大喝一声,‘先把这鸟道童祭刀’!” 

一看鸟道童的安危,我们就知道王道人的命运。

 

  【二】

这真是有意思的现象。判断一件极复杂、头绪极多的大案的走向,不需要看案情,只需要看履历。

不用知道鸟道童具体犯了什么事,同伙是谁,主使是谁,只要一翻他的师承门派,就连街边遛弯的大爷都能下定论:王道人危险。 

那些画线的观察家们,其实他们了解多少案情呢?很少。但他们的预测准吗?还行。

因为我们的鸟道童和王道人,往往是不分家的,能保持简单关系的实在不多,更多的是乌烟瘴气地搅在一起,王道人每扑倒一个妇人,鸟道童就上去按胳膊掰腿。

我们自然就会把他们绑在一起审判。《让子弹飞》里,武状元喝斥黄四郎的“替身”:“知道你是替身,替他享福,替他作恶,所以你就要替他把没受过的罪受了!”

所以《鹿鼎记》中,韦小宝收拾吴之荣,只需要做一件事,证明他是吴三桂的鸟道童就可以了。

 

  【三】

道人和道童之间的共生关系,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 

我们的宦海就好比攻城,一个个王道人扛着云梯,奋勇争先,冲向那光荣的城头。每个王道人的背后都跟着一串鸟道童,如马前张保,马后王横,执鞭坠镫,鼓噪呐喊。

哪个道人先登上城头,他的鸟道童就一个个跟着上城;哪个道人的梯子被不幸掀翻了,他的鸟道童也就一串价倒下去。在这场零和游戏中,只有一架梯子能成为胜利者。

宦海之中,有大城,有小城,无数的攻城战日复一日地上演着,火光冲天,流血漂杵。惨烈的战斗中,每个人都当着别人的鸟道童,也有着自己的鸟道童,宦海逐渐成为一个由各级鸟道童们组成的大网。

这种文化浸淫着我们,让我们打心眼里就认定,官儿都有鸟道童,不但坏官有鸟道童,好官也有鸟道童——江湖豪杰来相助,王朝和马汉在身边嘛。

 

  【四】

我们的理想情景,当然是“王道人”和“鸟道童”的关系简单一点,李逵这么铁杆的鸟道人,尚且不肯为宋江抢民女,那么我们的鸟道人也至少不要为主子投毒。

不然,哪怕有再多圆睁怪眼的武松,杀再多的鸟道童,他们也不会真正反省的。人头落地的时候,他们不会后悔自己做错了事,只会后悔自己跟错了人。

比如被武松杀掉的鸟道童,他大概会觉得自己最大的失误,是错跟了玩弄妇女的王道人,而没有跟着卖人肉包子的孙二娘。不然,武松反而会拍着他的肩膀称兄道弟,哪管江湖骚气冲天。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