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漠北以北のBLOG

Believe me,Every word I say, It'wrong

 
 
 

日志

 
 

有种爱叫我望着你,你特么望着远方  

2015-07-09 10:10:57|  分类: 论-情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风陵渡口初相遇,一见杨过误终身。只恨我生君已老,断肠崖前忆故人。——郭襄

有种爱叫我望着你,你特么望着远方 - 漠北以北 - 漠北以北のBLOG

文\六神磊磊

今天的话题是郭襄,一个你们反复让我写的人。

金庸小说里有个著名的故事:有一个名叫无崖子的男人,疯狂地爱上了一座自己雕的玉像,恨不得直接充上气当媳妇。

有人考证说,这属于西方性心理学中的“雕像恋”,又名所谓“皮格马利翁现象”——据说这位姓皮的是古希腊一位雕塑家,某次雕好了一个女像之后竟爱上了它,不能自拔。

郭襄,某种意义上就是一个无崖子;而杨过,就是郭襄的玉像。

创造这具雕像的就是郭襄自己。在风陵渡口,当第一次听人鼓吹杨过的神迹的时候,她举起了意念的刻刀。几个时辰之后,当杨过摘下人皮面具对她露出真容时,她完成了这具作品。

很容易理解的一点是:玉像是完美的。它可以九头身、黄金分割、完美比例,让毕达哥拉斯都挑出不毛病来,而且,雕像中尤其以断臂的最厉害。

这就是郭襄雕塑出的玉像杨过:英雄事迹,男神相貌,厉害武功,传奇经历……还特么断臂。

杨过本人远远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他身上其实有过许多和郭襄脾胃相左的毛病。由于童年创伤和底层生活经历,他自尊心过强,好胜,敏感,多疑,看似很叛逆,不在乎世俗眼光,其实特别在意别人的评价。

少年杨过不是一个好伴侣,而是一个会让人略感窒息和压抑的人,除了高颜值和一些小浪漫,似乎没有多少可取之处。按道理说郭襄不会喜欢这样人。你无法想象她厮守着一个敏感、多疑、有着浓浓的底层气质的人,处处得顾及他的自尊,还过得很快乐。

然而,郭襄眼里的杨过是一尊雕塑。雕塑是没有成长经历的。一个人,哪怕磨砺得再完善,相处久了也会发现他的成长痕迹,而玉像没有。

玉像没有少年创伤,没有底层烙印,没有一点补过胎、做过漆、矫正过大梁、更换过总成的痕迹,仿佛一生下来就是这么完美,连个出厂的印记都没有。你很容易就迷恋上它,因为它没毛病。

这就是为什么郭襄对杨过的感情,和程英、陆无双、公孙绿萼等都不一样。程、陆等姑娘对杨过,更多的只是对一个异性的单纯爱慕。而郭襄对杨过更多了一种崇拜,一种对宏伟雕像的崇拜。

和杨过失联后,她立刻表现得像一个失去了偶像的信徒,踏遍万水千山也要把它找到。

后来,她给徒弟取名叫风陵师太,她的剑法叫“黑沼灵狐”,都和杨过有关。这不仅仅是怀念,而且是布道——我的神已经沉寂,我的雕像已经遗失,但我的爱和信仰不熄。作为先知和唯一的信徒,我还要继续布道。

那么,让郭襄痴迷的仅仅是“玉像般的完美”吗?不是的。杨过对于她,还有另一个极其类似雕塑的特征——不管你怎么痴痴地望着它,它总是望着远方。

“海边有一位断了臂的相公,带了一头大怪鸟,呆呆的望着海潮,一连数天都是如是。”

“神雕侠说道:‘我的结发妻子在大海彼岸,不能相见。’”

这才是对郭襄最致命的一击。

在此之前,郭襄见过更典范、更完美、更五好家庭的爱情,但在她十六年少女生命经历中,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浓烈、这么狂热的思念。

她的父母——郭靖和黄蓉,婚姻和爱情是完满的,他们的爱让所到之处都biubiu闪烁着圣光。但是无论郭靖还是黄蓉,从来不用望着远方。他俩贴近对视太久只会成斗鸡眼。

她的姐姐和姐夫——郭芙和耶律齐,是另一种和谐的婚姻,男方完全包容刁蛮肤浅的女方。他们更不用望着远方。

在郭襄的经历中,俩口子再好,还能好过自己的爹妈么。不就是举案齐眉么,不就是夫唱妇随么。十六年来,她从来不知道有一种爱,叫做“大海彼岸,不能相见。”

直到杨过如雕像般轰然出现。他用一个远眺大海的恒定姿态,向郭襄普及了爱情范式的多样性:在憨厚族长郭靖的暖男式爱情之外,还有霸道总裁杨过的绝望、期盼、苦涩、痴狂。

她就像一个伊甸园里的孩子,突然见到了火;一个甜点喂大的孩子,忽然尝到了辣。她义无反顾投身而去,就像后来在断肠崖上那样,“双足一瞪,跟着也跃入了深谷”。

从此,郭襄望着杨过,杨过望着远方,这个姿势再没有变过,直到他们各自生命的最后。

一个人痴狂地思念结发妻子,为什么反而打动了少女之心,在《神雕侠侣》全书里,只有黄蓉隐约想到了这个道理:

“杨过这厮……越是跟襄儿说不忘旧情,襄儿越会觉得他是个深情可敬之人,对他更为倾心。

“不错,不错,当年靖哥哥若见了我之后便将华筝公主抛诸脑后,半点也不念及昔日恩义,我反要怪他薄幸了。”

顺便说一句,在你我身边,很多中年老流氓泡妞,动不动上来就编排家庭不好、夫妻不和、和老婆没共同语言、灵魂感到孤独云云。

然后他们会低头作痛苦抽噎状,仿佛人生因缺爱而无比灰暗,其实暗暗蓄劲,等单纯的姑娘稍露同情之色,就将湿腻的双手一把攥去:“你才是我的大救星……”

老用这种招,让家属给你背黑锅,真是没多大意思。

不如学学情圣杨大侠,用你那被酒色熏黄的眸子,痴狂地望向远方:“我有一个结发妻子,在大海彼岸,不能相见。”

这是险招。姑娘也许一听就默默退却了,但不排除她也许就陷入“郭襄困局”:你越望着远方,她越望着你。谁知道呢。就像韦小宝说的那样:“是大是小,总得押上一宝。这一注,杀就通杀,赔就通赔,连性命也输光便是!”

扯远了,最后到郭二姑娘身上吧。话说余光中有一首写给哈雷彗星的诗,有这么两句:

“你永远奔驰在轮回的悲剧,一路扬着朝圣的长旗。”

杨过再没有让郭襄找到,有可能是为了逃避。

他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无数种办法,可以逃避情人的苦恋;但是没有一种神,可以逃避虔诚的信徒。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