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漠北以北のBLOG

Believe me,Every word I say, It'wrong

 
 
 

日志

 
 

金庸群侠,其实就是一部古希腊神话  

2015-10-29 17:18:06|  分类: 乱-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庸群侠,其实就是一部古希腊神话 - 漠北以北 - 漠北以北のBLOG

 

文/六神磊磊

【一】

扫地僧,是奥林匹斯山上的宙斯。

我所指的,倒不只是他俩武功最高,而是另一个特点:他们是所有人的爸爸。

在希腊神话里,宙斯就是所有人的爸爸,一个移动的种子库。

他的娃,包括私生子女,有阿瑞斯、赫斐斯托斯、雅典娜、阿波罗、阿尔忒弥斯、维纳斯、狄俄尼索斯、赫尔墨斯、阿尔卡斯、阿喀琉斯、米诺斯、拉达曼托斯……好大一串,哦对了,还有大美女海伦。

整个荷马史诗《伊利亚特》,就是宙斯的一帮娃在打另一帮娃。

扫地僧也一样。

一个朋友、金庸解读大砖家熊太行有一个研究成果,就是:“扫地僧是所有人的爸爸”。

他指的不是生理上的,而是心灵上的。

熊老师认为,整个一本《天龙八部》,就是一个找爸爸的故事——虚竹找爸爸,段誉找爸爸,乔峰找爸爸,慕容复找爸爸……那个江湖上,每个人都像是因为缺爱而顽劣躁动的孩子。

最后,所有人都找到了一个总爸爸:扫地僧。

所有人在他面前都是雏子。他一出场,一种浓浓的父爱就笼罩全书;一切在江湖上折腾的人、搞事的人、躁动的人、叛逆的人,忽然都不闹腾了,都服气了。

扫地僧会劝服,会说服。要是你还不服,他还可以把你打服。

书上两个最大的刺头——萧远山和慕容博,《天龙八部》里所有的事儿基本上都是他俩搞出来的。结果扫地僧上来,给俩人一人一掌,先打死了;然后再一人一掌,又给打活了:“服不服?”

这要都不服,那就太二皮脸了。于是俩人都服了,乖乖认爹、皈依。天龙八部的主体故事就此结束。

就像宙斯所作的一样,雷霆雨露,均出朕心,都是恩泽。

【二】

希腊神话里的角色,大致分为三个层级:

一是诸神,二是英雄,三是众生(酱油党、背景帝、盒饭帮……)。

金庸群侠也是一样。第一级是诸神,比如扫地僧、独孤求败、黄裳、王重阳、张三丰、风清扬……还有躲在宫里写《葵花宝典》的那个死太监等等。

诸神高不可攀,只负责耍帅,有的直接全书开篇前就死了,比如独孤求败、王重阳,纯以灵魂的方式影响剧情。

诸神的下一个层次,是为英雄。和希腊神话一样,英雄多是半人半神。

譬如东邪西毒、南帝北丐;譬如胡一刀;譬如任我行。

金庸英雄界的第一号人物乔峰,是古希腊的谁?毫无疑问,是赫拉克勒斯。

他们都一样的高大魁梧,威武雄壮,是大力神般的存在。你去逛希腊博物馆,众多雕像里认不出赫拉克勒斯?没事,找肌肉最发达的那个就是。

他们都逆天而行、力挽狂澜;都有搏斗大型食肉类哺乳动物或爬行动物的经历。乔峰北国雪地打虎,赫拉克勒斯就打狮子、打九头蛇、打地狱三头犬刻耳柏洛斯。

他们的人生,也自始至终都被一个女人恶意迫害着。前者是天后赫拉,后者是马夫人康敏。区别只是前者咬过赫拉的奶头而已,这事乔峰干不出来。

他们甚至还有一模一样的结局:

有一个仇人,告诉赫拉克勒斯的妻子:你想他永远爱你吗?把我的血拿去,给他涂上,比印度神油还灵,以后他看到你就会像吃了春药。

同样的,《天龙八部》里,也有一个坏人这么告诉阿紫:你想你姐夫爱上你吗?把我的圣水拿去,给他喝了,他就会永远是你的优乐美。

这两个傻女人都信了。

于是,妻子兴奋地给赫拉克勒斯披上涂了毒血的衬衫,而阿紫则晕乎乎地给乔峰端上了毒酒。

“萧峰接过酒碗,烛光下见阿紫双手发颤,目光中现出异样的神采,脸色又是兴奋,又是温柔。”

什么是悲剧?悲剧就是亲手毁灭自己最爱的东西。

以后要是有姑娘也用这种“又是兴奋、又是温柔”的眼神端酒给你喝,要么你接下来有的嗨了,要么你接下来有得悲剧了。

【三】

金庸的英雄里还有郭靖,就好像古希腊有赫克托尔。

一个人,一座城。赫克托尔死守的城,叫特洛伊;而郭靖死守的城,叫做襄阳。

他们都是城中的第一勇士,他们也都知道这座城守不住,但城中都有他们的部族和亲人。

邦国沦陷,大厦将倾。赫克托尔高高举起了长矛:“瞧一瞧看一看啊,我的矛最锋利,世上所有的盾都可以刺穿……”

哦对不住,我搞错了台词。人家说的是:

“如果我像个懦夫般躲避战斗,我将在特洛伊的父老兄弟面前、在长裙飘摆的特洛伊妇女面前,无地自容。”

金庸给郭靖的台词更简练:“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特洛伊城下,赫克托尔一夫当关,大杀四方,把侵略军统帅阿伽门农打急了眼:“这特么嘛情况啊!谁能挡住这货啊?”

襄阳城下,蒙古大汗蒙哥也遇到了几乎一模一样的情景:

“蒙哥回头问左右道:此人如此勇猛,可知道他是谁么?

左首一个白发将军道:启禀陛下,这人就是郭靖,当年成吉思汗封他为金刀驸马,远征西域,立功不小。

蒙哥失声道:啊,原来是他!将军神勇,名不虚传!”

最后,他们都战死沙场,把责任尽到了生命的最后一秒。

就连爱情经历,郭靖和赫克托尔都那么像。要知道,古希腊的英雄里臭流氓居多,一个个都是兼职播种机。从大英雄阿喀琉斯到大英雄伊阿宋,抛妻弃子的能耐一个比一个强。

唯独只有赫克托尔,对安德洛玛刻一往情深,是少见的理想爱情的典范,就像郭靖和黄蓉。

这就是为什么,影视剧里写给赫克托尔的出战前的歌,可以照搬给郭靖,一个字都不用改的:

“摇篮前,看着你面容,俯首告别亲吻,

披战甲,踏出那宫殿,露水沾湿清晨。

那座城,日出前温度,不忍惊扰谁梦,

再回望,被风沙阻挡,家园战火仍烧焚。”

【四】

金庸群侠和古希腊诸神,还有太多太多的相似。

随手再举几个。比如同样是诸神,王重阳就很像冥王哈迪斯。

你可能立刻想到“圣斗士冥王篇”里野心勃勃的那位大boss——等等,我所说的,是古希腊神话里的。这俩冥王性格不一样。

古希腊神话里的冥王,神力强大,却又终究没有太大作为;有慈悲心,却又缚手缚脚,婆婆妈妈。和别的诸神比,他总是缺一点果断霸蛮的劲头。

你看像不像王重阳。

他们的爱情经历则更像:都是被爱神偶然射了一箭,一辈子才算是壮胆爱了一回,然后又开始性冷淡,苦练禁欲神功。

最后,王重阳给自己造了个活死人墓,开心地住了进去,真的一门心思当冥王了。

另一个高手无崖子,则完全是翻版的希腊神话里的变态国王皮格马利翁。

这位皮国王,是塞浦路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人,喜欢搞雕刻。某天,他雕了一座象牙美女像,从此疯狂爱上了它,给它各种打扮,穿内衣、穿丝袜、涂指甲油,不能自拔。

你大概想起来了,无崖子也搞了这么一个玉像,爱得死去活来。

再细想一下,你还会发现更多相似之处,比如讲赫克托尔故事的《伊利亚特》有续集,叫做《奥德修》,主题是回归——迷途的孩子奥德修斯回归故里。

而讲郭靖故事的《射雕英雄传》也有续集,叫做《神雕侠侣》,主题也是回归——迷途的孩子杨过回归正路。

【五】

所以,都说金庸小说是童话,我看还是神话。

走进去,你就像来到了奥林匹斯山上探险,窥探了神殿里的秘密。

你就能感知天神和凡人们的心声,体会他们的欢喜和悲伤,触摸它们的爱恨情仇。

今天,上古神话已经飘渺难寻、成为绝响了。而金庸群侠传依然还在,生命力旺盛。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