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漠北以北のBLOG

Believe me,Every word I say, It'wrong

 
 
 

日志

 
 

下次你路过,世间已无我  

2015-10-05 08:24:00|  分类: 乱-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次你路过,世间已无我 - 漠北以北 - 漠北以北のBLOG

 

文/六神磊磊

这本来是一个美好故事的开头。

那一年,她九岁,他十三岁。

他去她的小岛住,她很高兴——“突然多了几个年纪相若的小朋友,自是欢喜之极”。

刚见面时,他们有点嫌隙,但没多久就好了,“小孩性儿,过了几日,大家自也忘了”。

桃花岛的绿竹林、弹指阁、试剑亭,原来是黄药师吟啸之地。如今,都变成了他们捉蟋蟀的游乐场。

真的有点像李白的诗: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他们相识的年纪,比郭靖和黄蓉更早;他们的青梅竹马,只有令狐冲和小师妹可以比拟。

更何况,他们不但两小无猜,还有父母之命。她的父亲——大侠郭靖,一门心思希望撮合他俩在一起。

相比之下,令狐冲就远没有这么幸运,从来就没有得到小师妹父亲这般真心眷爱。

一切似乎都是天作之合,然而谁都想不到,他们的关系却又崩坏得如此之快。小说才到第三回,电视剧才到第一集,他们的缘分就走到了尽头。

她指挥人打他:“用力打,打他!”

他则对她满腔怨恨:“你这丫头如此狠恶,我日後必报此仇。”

天造地设,却势同水火;青梅竹马,却宛如仇雠。

你可以说是因为性格——冷峭孤傲的少年,注定不会喜欢刁蛮残暴的公主。

但是真的吗?为什么游坦之却疯狂迷恋上了阿紫?

游坦之不也是个杨过般的孤傲少年么,身背父仇,沦为乞丐;阿紫不也是个郭芙般的骄傲公主么,刁蛮专横,残暴更甚。游坦之怎么又偏偏爱上她?

你也可以说是因为年纪——两人相遇太早,感情的种子还来不及发芽,错过了孕育的良机。

但令狐冲怎么又能苦恋一起长大的小师妹?《连城诀》里的狄云,怎么又喜欢青梅竹马的戚芳?

后来,他和她分开了。一别经年,等重新见面时,两人从头到脚,已几乎处处是极端的冰火对立。

她的标志颜色是夺目的红。“红马上骑著个红衣少女,连人带马,宛如一块大火炭般扑将过来。”

他心中的神圣之色却是无暇的白。“那少女(小龙女)披著一袭轻纱般的白衣,犹似身在烟中雾里,全身雪白,面容秀美绝俗。”

偶尔也有那么一瞬间,他也为她的美貌倾倒过。

“杨过看见郭芙这麽一笑,犹似一朵玫瑰花儿忽然开放,心中不觉一动,脸上微微一红,将头转了开去。”

也有这么一瞬间,她几乎已经默认了要嫁给他的事实。当郭靖剃头挑子一头热,大喇喇向杨过提亲时,“郭芙羞得满脸通红,将脸蛋儿藏在母亲怀里。”

但这些瞬间太少、太短暂。更多的时候,他们互相鄙视,互相嫌恶。

他有那么多强敌,金轮法王、公孙止、潇湘子,但偏偏是她,给了他人生中最大的伤害。

她有那么多追求者,大武、小武、耶律齐,但他的那双白眼,却总是刺伤她的自尊。

哪怕隔了十六年,他们消息不通、再没见面,但在风陵渡口,一听到人说起他,她就浑身不自在,如芒在背,忍不住要发脾气。

有人说他的雕好,她就奎怒:哪有我家的双雕好?

有人说他的武功好,她也奎怒:哪有我爹的武功好?

那个夜晚,妹妹郭襄开始爱上了他。但姐姐的心事却无声隐没在风雪中,少有人留意。

后来,他回来了,并策划了一次完美的复仇。

小时候,他曾在桃花岛上发誓“我日後必报此仇”。他做到了。

那一天,她本来应该是绝对的主角——她的丈夫耶律齐,要在天下英雄面前争夺丐帮帮主,登上人生的巅峰。

她对此很重视、很用心,“这几日尽在盘算丈夫是否能夺得丐帮帮主之位”。

而她的妹妹,本该是绝对的配角,只能在家里摆“英雄小宴”。

然而他来了,精心策划,喧宾夺主,把一份隆重的贺礼、一场绚丽的烟花,献给妹妹当生日礼物。在那个梦幻般的夜晚,主题从大姊夫加冕,变成了二姑娘庆生。

原著上,有四个字描述了她当时的心——“切骨仇恨”。

除此之外,在那一晚,还有一个许多读者都忽略了的细节,或许同样让她刺痛:

丐帮那些叫花子,居然集体忘记了她刚刚合法打赢擂台的丈夫,而居然想让杨过当帮主。

杨过的推辞,很机敏、很大度:“耶律大爷文武双全,英明仁义……由他出任贵帮帮主,定能继承洪、黄、鲁三位帮主的大业。”

但对她而言,不管他是不是推辞,如何推辞,刺伤已经是难免了:

你丈夫奋力博取的,是他早已超越的;你所孜孜以求的,是人家早已不在意的。

故事的最后,他和她的关系发生了转机。在千军万马的战场上,他拼死救了她的丈夫。

骄傲的她终于悔悟,消泯了恩仇,向他下拜,说出了让人动容的十个字:

“杨大哥,我一生对你不住”。

她还彻底地剖白了自我,勇敢地面对自己的内心。

她认为自己一直在爱他,认为自己“真正要得最热切的东西”是他,认为自己一直对他“眷念关注”“暗暗想着他,念着他”。

她认为自己20年多来之所以一直嫌弃他,乃是恨他的冷漠,恨他从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这番剖白,很感人,但我对此很存疑。

她真的爱他么?在桃花岛上,叫大小武猛打他的时候,我看是不爱的。

她真的像自己所认为的一直“眷念关注”他么?至少两人少年分别后,她是不太想起他的;当两人重逢时,面对落魄、寒碜的他,她大概也是爱不起来的。

的确,她曾经喜欢找他说话,但那是因为他新鲜刺激,不同于那些唯唯诺诺的备胎;她是不曾抗拒父亲提亲,但那是他已显露了本事、出了风头;她当然记恨妹妹,但那是因为自己失了面子。

有时候,我们不要轻易用“爱”这个词。

因为“爱”很抽象、很不可捉摸,所以很多复杂的情绪,都打着“爱”的擦边球,祭出“爱”的大旗。

如果这都是爱,我可以轻易考证出范遥爱灭绝师太,张无忌爱黄衫女,甚至杨过的真爱是黄蓉。

故事的本来面目,我觉得很简单。

她是找出“因爱生恨”四个字,作为自己强烈挫败感的挡箭牌。

因为她最鄙视的,结果成了最优秀的;她的那些跟班,最后成了不成器的;她认为自己高于同辈众女之上,但婚姻、事业都最终没有证明。

所以潜意识之中,她在自己给自己找理由:我不是没有识人之明,我是一直喜欢他。

当然,也许后来她的真是开始喜欢他了。

因为她也在成熟,也在懂事,也在学会欣赏。很有可能她慢慢发现,这种人才是男人,这种心跳才够刺激,这种旗鼓相当的感觉才可能产生爱情。

但是,当她绕了一个圈子回来,他早已经不在那里了。

她和他已经是霄壤之别、云泥之判。她连伤害他、激怒他的资格都没有了,更遑论获得他的爱——鸟从天空飞过,哪会在意地上的藩篱?

“下次你路过,人间已无我”,这是余光中的写给哈雷彗星的诗。

人心如彗,缘分也如彗,是不会等你成长的。错过了,也许便永不回再交会。

  评论这张
 
阅读(19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