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漠北以北のBLOG

Believe me,Every word I say, It'wrong

 
 
 

日志

 
 

同情前任是另一种全民恶意  

2016-01-20 07:48:33|  分类: 论-情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腊八节,刘翔的微博上放出几张和女友吴莎在黄山的合影,尽管他早就未雨绸缪地关了评论,网友的转发附言里仍屡见“由来只见新人笑有谁听见旧人哭”之说。更多的人冲到葛天的微博里,对她说,你是最棒的!还要她多更新微博,“我们要知道你过得好”。

怪我记忆力太好吗?你们以前好像没有这么喜欢她啊。“裤裆藏雷”事件爆发时是各种群嘲,再朝前追溯,她和刘翔的恋情刚公布时,多少人打了鸡血似的,废寝忘食地去扒她的“老底”,这才几天,就这么情投意合起来,比自家姐妹还贴心。

同样享受这个待遇的还有熊黛林,当年她和郭富城在一起时,简直是一部人形恶意收割机,媒体以“攻城”字样暗示她的野心,但当郭富城的新恋情曝光,她立即上了热搜,无数人对她说,还是觉得你更好。

同情弃妇是另一种全民恶意 - 漠北以北 - 漠北以北のBLOG

郭富城与熊黛林

郭富城与网红小女友相恋,是在和熊黛林分手之后,刘翔和吴莎好上的时间存疑,有个说法是,他和吴莎相恋在前,后来葛天介入,婚后刘翔依旧忘不了吴莎,传说中“万恶的前女友”,一个回马枪重新上位。这说法被刘家否定,就算它是真的,也没什么大不了,婚姻不是生死契约,应当有调整的可能,如果感情已不再,与其同床异梦,不如一别两宽,只要不欺瞒,敢承担,就与道德无涉。

然而网友不答应:你把人家一个大姑娘变成小媳妇,就得负责到底。还是借别人酒杯浇自己的块垒,精神出轨不重要,心不在焉没关系,反正就是得从一而终,就是要捍卫正室的权益。

这喧嚣我想起族中一位长辈,她虽然年过八旬,却在精神层面上与网友保持同步,生平最恨始乱终弃者。族中若有人闹离婚,她必定不顾年迈体弱前去说合,执意离婚的人,在她眼里就是万恶不赦。几年前,她身子骨更强健时,还特意来合肥包公祠朝拜,包大人别的光辉事迹她不太了解,但单凭他怒斩陈世美这一件事,就能让她一辈子做他的粉丝。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和恨,这位长辈如此敬爱包大人痛恨陈世美,乃是因为她以秦香莲自居。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婚姻法刚刚颁布,政府提倡结婚自由的同时,不反对离婚自由,一时间机关里刮起了离婚风,有不少干部甩了糠糟之妻,另娶志同道合的女学生女干部。这位长辈正是受害者,她带着五个月的女儿,从正室变成了前任,积郁了一辈子的怨气,借此发泄,是可以理解的。

问题是,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到现在,已经过了六十多年,一个甲子攸然而过,为什么离异的女人仍然是自己和他人眼中的弃妇?那些声讨者貌似在维护女性利益,潜台词却是,女人一旦嫁人,就像商品被开了封,用过了,就贬值了,只能砸在你手上了。否则,你既无心我便休,哪用得着这样悲情?

责怪这声音的陈腐与狭隘很容易,然而一种声音出现,并不源自言说者的主观愿望,现实在那儿摆着呢,就算是个空心的男人,也没法一脚踢开。

先说我那位长辈,她的丈夫跟她离婚后,又接连娶了两任妻子,生了几个孩子,无论是社会地位,还是经济状况,都要比她优越很多。她不但要想方设法地从丈夫手里为孩子争取抚养费,还要承受各种压力。我至今都记得,我幼年时在她家里玩,听到几个大人谈“计划生育”,有个男子就笑嘻嘻地对她说:“你不用,你早就‘计划生育’了。”言语间的戏谑,透出对于这位失婚妇人的不恭,一个被抛弃的女人,是人人得而辱之的loser。

这种状况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有所好转,那时候女性就业率提高,当女人不再把结婚当成寻找长期饭票,离婚也就不显得那么可怕。在那些年,第三者不像现在这样人人喊打,从电影《谁是第三者》,到蒋雯丽俞飞鸿主演的《牵手》,以及徐静蕾主演的《让爱做主》,第三者看上去都不是那么可恶。当女性能够承担自己的衣食,她就会更在意婚姻里的感情成色,也就不忌讳谈谈第三者这个话题。

进入二十一世纪,第三者的形象空前走低,她们(一般都是女性)统一被称之为小三,是幸福家庭里的觊觎者,阴暗歹毒的存在。女明星一旦被指认为小三,就永世不得翻身,即便像王菲那样,并非小三,只因毁掉了人们心中张柏芝与谢霆锋“破镜重圆”的希望,也一再地被人口诛笔伐。

同情弃妇是另一种全民恶意 - 漠北以北 - 漠北以北のBLOG

 刘翔和女友吴莎牵手游黄山

王菲也好,郭富城的网红小女友也好,乃至于吴莎以及张子萱等等,其实都是代人受过,她们冒犯的不见得就是前任或正室,而是人们心中的安稳。人们用咒骂她们,来警示后来者,解决心中的不安全感,然而,她们,并不是构成那不安全感的真正原因。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物质匮乏,收入有限,夫妻双方收入有多有少,但都是家庭的顶梁柱。如今日子过好了,人们吃饱了,穿暖了,有了汽车和房子,还能在家中做出细分,一方负责挣钱,另一方负责持家,虽然现在女性在职场上的表现,并不弱于男子,但男主外女主内是传统思路,为了照顾男性的自尊心,保持家庭的和谐稳定,女人即使没有回家做全职太太,也往往有意无意地朝家庭方面倾斜。

她们以为这是一个心照不宣的约定,可家务活是无法量化的,做家务的人,也无法得到晋升,当男人的自身价值在不断地提高,他有足够的理由,认为自己是这个家庭的支配者。这时,妻子的命运,完全押在丈夫的良心上,第三者袭掠的,不仅是那岌岌可危的感情,更有可能,将她们之前所有的牺牲,一笔勾销。

一旦真的鸠占鹊巢,现有的法律对女性利益保护非常有限,社会对于离婚女人依旧有歧视,她们被视为“没有男人要”的女人,而用这句话来打击她们的,不但有男人,还有持男性立场的女人。

当婚姻变得如此凶险,女人在踏入婚姻之前,不免要格外小心。我曾经对于有些女人理直气壮地索要巨额彩礼,还要求夫家在婚前就全额购下的房子的产权证上添加自己的名字感到不可理解,后来才发现,不少人,将这些,视为婚姻必要的押金——这也是算是互害型社会才有的怪现象了。

如果不是男权社会恃强凌弱,给女性的天地如此小,女性怎会因为恐惧而寸土必争?如果女性权益得到充分保障,就业时不被阻拦,离婚后不受歧视,女人又至于非要身心俱疲地与对方死磕,不肯放对方也放自己一条生路?犹如病人与医生的互相防范,学生家长与老师的缺乏信任,当整个社会变成一个巨大的丛林社会,家庭里也难逃开“你不仁我不义”的魔咒,当男女间的权利过于不均衡,女人唯有以“打小三骂渣男”这种方式,固守婚姻,安放自己。

这其实是一个两败俱伤的结果,看上去的完好里,有口不能言的龃龉,和时刻准备翻脸的防范。要解决这些,唯有依靠女权的发展,很多男人一听女权二字就跳脚,视为洪水猛兽,或是男人婆,殊不知,唯有尊重弱者的利益,才能弥缝裂痕,消解怨气,建立更加健康有弹性的关系,男女之间才有对话可能,这,其实是利人利己的。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