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漠北以北のBLOG

Believe me,Every word I say, It'wrong

 
 
 

日志

 
 

聊聊永动机  

2016-02-24 08:11:35|  分类: 乱-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会发现无论学识和认知水平如何,人都会发展出一套自圆其说的说法,在这种说法里一切都是自洽的。信则灵不信则不灵保证了迷信的灵验,汤药只救有缘人保证了中药的疗效,武德规定不得轻易炫技于人前,保证了武道大师的真实存在。它们无法被证实,也无法被证伪,但总能够在世间流传。

 

聊聊永动机 - 漠北以北 - 漠北以北のBLOG

文\和菜头

如果你不曾去过百度贴吧里的永动机吧,你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我们生活在一个如此魔幻的世界里。有那么一群人,他们就在你的生活里,甚至就在你的身边,正投入无限多的精力去研究一种早就证明不可能成功的机器---永动机。就是题图里的那种玩意儿,一个人坐在一辆车上,车头绑了一块铁板,然后他用一根杆子吊着一块磁铁。因为磁铁吸引铁板,于是车子就在没有任何能源的情况下,一路那么开下去,一直开到天涯海角,开到时光的尽头。

你可能隐约觉得这玩意儿哪里不对,但是又说不出来。原因是你接触得少,而我国的应试教育鼓励背诵和记忆,不主张擅自思考。可我见过很多永动机,而且是在非常年幼的时候。

如果你也经历过80年代,应该知道当时有一本相当火爆的书,作者是军统特务头子沈醉,那本书的名字叫《我这三十年》。出版之后,一时洛阳纸贵。这本书乏善可陈,除了作者的爱情故事让人记忆犹新之外,那么多年下来,我就记得关于败军之将黄维的故事。黄维是第12兵团司令长官,于淮海战役战败被俘。由于死不认错,是最后一批被特赦的战犯。他在狱中的漫长生涯中,唯一做的事情就是研究永动机,认为只要研究成功,对于全人类都有贡献。

在我读这本书的同时,妈妈因为工作的缘故,会不断接到来自监狱的申诉信件。在那些信件当中,有相当一部分都是各种永动机的设计稿。有的时候,一周里能收到好几封。囚犯们的诉求很简单直接,认为自己设计出了永动机,把方案贡献给国家,希望因此而受到减刑。而我也因此看过许多永动机的方案,比如说用水流冲击发电机浆叶发电,然后用电力把水抽回高处,如此往复循环,就形成了一个永动机。

对于一个小朋友而言,这就是一个智力游戏。囚犯们在信件里设计各种永动机方案,详尽一切办法让自己的方案看起来“可行”。而所谓“可行”,意味着他得很巧妙地隐藏掉合理的能耗,或者在视觉和概念上做一些混淆,让人不能一眼看穿问题的所在。而我在知道永动机不可能实现的前提下,需要把这些漏洞找出来。幸运的是,大部分囚犯文化程度都不高,他们设计的永动机并不能难倒我。等我看过相当数量的永动机之后,彻底对这种粗糙的设计方案厌倦了。更何况这是大人的事情,他们拿这些方案来考究我,只是为了看看我有多聪明。可这事情变成了常规测验,那就没有任何意思了。

我没有想到的是,转眼间二三十年过去了,还有那么多人在研发永动机。而且,拜网络所赐,关于永动机的知识彼此传播扩散,隐蔽性更强,设计更为精巧的永动机层出不穷。原先那种粗糙的一类永动机已经少有人设计了,但是更为复杂的第二类永动机,甚至第三类永动机却依然有大量新方案。

这件事情基本是无解的。

一个人在年少的时候,学过一点点物理学,如果不曾试着挑战一下设计永动机,我觉得他在理科上的前途是令人堪忧的,因为他没有什么好奇心,只会背结论。当他学习了热力学第一定律和第二定律,却依然想继续设计永动机,我觉得这样的人在智力上是令人悲哀的。因为如果他真正认真地学习过了,他就应该明白,按照那两个定律,所有的一、二类永动机都是不成立的。除非有一种可能:他能够颠覆掉整个热力学体系。

百度贴吧里的那帮人,最大的问题在于热衷于颠覆热力学体系。自比牛顿颠覆亚里士多德,爱因斯坦颠覆牛顿。而且,认为这种颠覆并不是困难的事情。在另外一方面,他们对于系统性地学习物理学毫无兴趣,对工程学也并不在意。所谓学习的对于他们来说,就是背几个物理学术语。所以,他们的共同特点是痛恨数学,尤其讨厌用定律推导出结论。在应该推导证明的地方,他们会画上一个八卦或者什么鬼图形,然后用八卦或者什么鬼直接示意他的想法是可行的。

当然,你不可以反驳他的观点。因为反驳了,你就是和一帮科学界的学术流氓沆瀣一气,为了一己之私封杀新时代的布鲁诺,为了维护自己的傲慢和学术地位蔑视一个潜在的天才。并且,他还会指出一个事实:人类在科学上的认知不是全面的,你怎么就知道你所认定的热力学定律不是错的?不会是当年的日心说?科学探索无禁区,你为什么要打压这种热情?科学就是要挑战权威,你为什么不允许我挑战?

然后你扭头看了一下初中到大学的物理教材,计算了一下厚度,很快就放弃了任何沟通的尝试。毕竟,没有学费的话,谁也不愿意充当一名物理学教师,从基础开始重新讲一遍物理学,艰难地构筑一下对话的平台。何况讲了也未必有用,因为教科书也可能是错的嘛,你不知道的事情不等于并不存在。

事实上,永动机本身是有价值的。如果一个人真的动手去做的话,相信会对机械和工程有更深入的了解。拙于理论而长于技术也是好事,许多工匠就是这么摸爬滚打过来的。永动机未必能造出来,但是制造的过程可以提升动手能力。为了解决一个设计问题,可能会因此催生各种新鲜的工艺。在另外一方面,分析和拆解永动机也是一种很好的智力训练。通过在这种训练,一个人可以从纷繁复杂的事物表象之下找到客观真实,因此对理论的理解会更加深刻。毕竟,人类和生活都很善于变法术。

在所有这些之上,最有趣也最为深刻的部分是人类的心理。你会发现无论学识和认知水平如何,人都会发展出一套自圆其说的说法,在这种说法里一切都是自洽的。信则灵不信则不灵保证了迷信的灵验,汤药只救有缘人保证了中药的疗效,武德规定不得轻易炫技于人前,保证了武道大师的真实存在。它们无法被证实,也无法被证伪,但总能够在世间流传。由此而来的争吵,也永远不会停歇。

人类,就是这样一种奇怪的生物。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