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漠北以北のBLOG

Believe me,Every word I say, It'wrong

 
 
 

日志

 
 

我喜欢那些浮华浅薄,活力四射的暴发户  

2017-03-15 09:00:47|  分类: 品-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喜欢那些浮华浅薄,活力四射的暴发户 - 漠北以北 - 漠北以北のBLOG

 【一】卢浮宫是个近代兴起的暴发户

你现在去卢浮宫,自然会觉得这地方巍峨壮丽,藏品甚丰,走不完。

卢浮宫也挺乐意念叨它那王牌三大件:

《蒙娜丽莎》 :是老国王弗朗索瓦一世使了4000埃居(那时候大约一万二法郎)买了,先放在枫丹白露宫,再搬回卢浮宫的——谁让弗朗索瓦一世和达·芬奇关系好呢? 

我喜欢那些浮华浅薄,活力四射的暴发户 - 漠北以北 - 漠北以北のBLOG

断臂的维纳斯 :那是1820年在米洛斯岛发现,被法国驻土耳其大使买下的;

我喜欢那些浮华浅薄,活力四射的暴发户 - 漠北以北 - 漠北以北のBLOG

胜利女神像 :(胜利女神,也就是我们所知的NIKE——耐克)是1863年被法国人夏尔·尚普瓦索发掘,送回巴黎的。

我喜欢那些浮华浅薄,活力四射的暴发户 - 漠北以北 - 漠北以北のBLOG

其他的,《汉谟拉比法典》是1901年才在伊朗被发现,也被搬到卢浮宫放着,还被周杰伦唱进了《爱在西元前》。

我喜欢那些浮华浅薄,活力四射的暴发户 - 漠北以北 - 漠北以北のBLOG

好东西藏多了,进馆就成了地位证明。

比如德拉克洛瓦1831年就画完展出的《自由引导人民》,到1874年才进卢浮宫,算是从此坐定德拉克洛瓦经典画家的地位了。 

我喜欢那些浮华浅薄,活力四射的暴发户 - 漠北以北 - 漠北以北のBLOG  

【二】欧洲中心的罗马咋败给了巴黎?

但是稍微等等……

世界人民都知道卢浮宫现在是欧洲艺术的心脏,但大家不知道的是,19世纪之前,意大利,尤其是罗马,靠着教皇在梵蒂冈的那些收藏和巴洛克大宗师贝尔尼尼的毕生经营,坐拥着无数资源,怎么会此消彼长,让巴黎占了先呢?

一个小细节:卢浮宫有段时间,甚至不叫卢浮宫,拿破仑做皇帝时,这地方叫“拿破仑博物馆”。那时节, 他老人家四处征伐,所到之处,随地收掠,把古罗马、古埃及的东西大肆搬回卢浮宫去。

我喜欢那些浮华浅薄,活力四射的暴发户 - 漠北以北 - 漠北以北のBLOG  

▲ 拿破仑大肆劫掠,为卢浮宫带回了大量藏品

卢浮宫的首席指导多米尼克·维旺·德农先生,专门负责挑选好东西,把意大利的宝贝们挂进巴黎圣母院及其他教堂,当然也不忘给卢浮宫留了些——那是1802年的事了。

意大利本土存的圭多·雷尼、卡拉奇和萨尔瓦多·罗萨们的作品,被法国人攫了不少。

妙在法国人聪明,1801年跟教廷签了协议:这些画弄来,并不是拿破仑的私产,而归巴黎教会所有。后来拿破仑败了事,却还是有许多画就此留在巴黎了。

当时罗马人都觉得,巴黎人真是暴发户,收了堆画,还真以为自己是欧洲中心了——可是两百年过去了,真就还是这么回事。

【三】路易十四的暴发户气息

你现在去凡尔赛宫,会看见著名的镜厅——满厅金光灿烂里,一廊的镜子。如今此地自然是旅游胜地,成了经典。 

我喜欢那些浮华浅薄,活力四射的暴发户 - 漠北以北 - 漠北以北のBLOG

▲ 金光闪闪的镜厅,一直以来被誉为法国王室的瑰宝

但你也许多少会奇怪:如此巴洛克风格五光十色的黄金卷纹,配着一片片镜子,怪怪的。镜子再贵重,不就是水银与锡的合金抹玻璃背后么,还能比土豪金珍贵?

但你得这么考虑:在16世纪到17世纪,制镜子的秘密是被威尼斯人独家衔住的,比如今的可口可乐配方还神秘。

17世纪后期,太阳王路易十四这败家子,开始砸钱。

于公,要建立法国在欧洲强国中的地位;于私,要造凡尔赛宫,要造猎场,要给他自己的神圣形象扑粉化妆:他的假发、天鹅绒袍子、15公分的高跟鞋,还有让他格外伟岸的特制裤裆。

路易十四的品位,当日看来大金大黑、大红大蓝,很有暴发户气息,但架不住历史悠久,就成了 巴洛克 标签了。

我喜欢那些浮华浅薄,活力四射的暴发户 - 漠北以北 - 漠北以北のBLOG

▲ 造型大红大黑的路易十四,颇有暴发户气息

且说当日路易十四想:寡人光彩夺目,怎么就没法找面镜子照呢?于是法国财政大臣科尔贝尔使尽计谋,终于从威尼斯偷运出几位匠人,回到巴黎,开始制镜,路易十四大喜。

那时他老人家正不惜工本,大造凡尔赛宫,吹嘘自己如何光芒万丈,于是特意在凡尔赛造了一列镜厅,炫耀“兄弟我有钱,镜子也能造一排”。

当日威尼斯人只觉得这家伙暴发户、土豪金,但时日流转,凡尔赛和镜厅现在也成文明遗产了。

【四】英国海军是海盗出身

一般认为,英国人大战西班牙无敌舰队,是他们日不落帝国称霸海洋的开始,但其实当日大战,出了个大笑话:

头天海战完了,英国海军实际的王牌弗朗西斯·德雷克,听说西班牙安达卢西亚支队老大佩德罗船上珍宝无数,就熄了灯,单枪匹马开船过去,把佩德罗的主舰劫持了。

他对佩德罗极尽礼貌:请他同桌用膳,请他住在自己舱里,当然,得请佩德罗交出那些珠宝。

打仗期间,私自出马去绑票对手,简直不成体统,而且他还不肯分赃。英国海军将领弗罗比舍说:“他想让我们不能染指这一万五千杜卡……可是我们见财有份。”

我喜欢那些浮华浅薄,活力四射的暴发户 - 漠北以北 - 漠北以北のBLOG

▲ 大英帝国海军王牌是海盗出身

当然你可以说,德雷克本来就是探险家、航海家和兼职海盗,做这类事也难免,伊丽莎白一世女王陛下本来想让德雷克做海军大当家,一转念还是让他给霍华德做了副手,就是担心这厮桀骜不驯,当不了海军的脸面。

但这里也算个例子:光荣的大英帝国,后来的殖民掠夺者本性,从他们史上最伟大的航海家在最伟大的海战里私自玩儿绑票这事,就看出来了。

【五】每个文明起家时,都是暴发户

身为中国人,类似例子其实熟得很。

大汉王朝之荣耀足以为一个民族命名,但最初起家靠的是——泗水亭长刘季各类不算光明正大的权谋和屠戮功臣;

大唐王朝名垂百世,但最初的起家来自于刘文静往李渊床上塞了两个隋炀帝的女人,靠的是李世民在玄武门朝自己的兄弟开火;

宋朝最后崖山战败,让人感叹中华断绝,而起初,是赵匡胤欺负了柴家的孤儿寡妇,以及他弟弟说不清道不明的斧声烛影。

不朽的文明和庄严,大多来自后来的粉饰与赞美;而其最初,永远充斥着算计、阴谋、暴力和丛林法则。

在已成经典的旧文明那里,新的文明存在勃兴,总是显得浮华浅薄、暴发户,不够雍容华贵大度,但时间的累积和滔滔如大河的黄金泼洒之下,暴发户和阴谋家最后也总能洗白,成为新的堂皇气象,然后转身嘲笑别的新地方:看那土鳖,真是暴发户。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