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漠北以北のBLOG

Believe me,Every word I say, It'wrong

 
 
 

日志

 
 

每当一帆风顺我就怀疑人生  

2017-07-08 10:20:09|  分类: 扒-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上去脸顽皮厚,其实个个脆弱得不忍细看。人生大事的不顺遂是生活赠予的暴击,转弯遇到trouble的生活小拐角里也处处是拳头,怼到人分分钟扶墙。

每当一帆风顺我就怀疑人生 - 漠北以北 - 漠北以北のBLOG

     【一】为抵抗生活的暴击而奋斗,你得时刻准备着

武志红老师曾经出版过一本书,叫《巨婴国》。

主旨是很多人的心理年龄远远没有匹配生理年龄。所以一大票即将奔三的年轻人,都口口声称自己还是个宝宝。

丰裕年代里大多数的独生子女从小没有经过大风大浪,年龄在涨,心智依然天真。一头扎进虎狼集聚的现实社会像是把心理尚未断奶的宝宝突然扔到丛林,生活暴击暗藏在方方面面。

对于很多20几岁的人来说,跟心爱的人分手,找不到工作,和父母吵架,跟同事闹翻,这就足以成为生活的暴击,茶饭不思瘦十斤。

一天24小时不痛快,一个月三十几天很焦虑,成了年轻人的常态。

看小说被满纸的“感恩苦难”噎得胸闷气短,看电视又冷不丁被“我们需要感激生活的暴击吗?”一句戳心。

在我看来,无所谓。你可以感激,可以咒骂,可以哭诉,心里可以表达任何你想表达的东西。

但是,不管是感激也好,咒骂也罢,这一切感情抒发完了,得自己挺起腰板面对这所有的暴击。我们没有办法阻止生活暴击,只能选择时刻准备着,在暴击来临时不被打倒。

某世界500强企业,总裁面试年轻高管的最后一轮,就是抗压能力测试。这些高管大都三十多岁,智商高出普通人一大截。

在别人看来,他们的人生就像开了挂一样。但没想到,面试的最后一题,竟成为了人生第一次滑铁卢。

面试地点在狭小的房间里,空间封闭,灯光昏暗,制造了一种紧张压的抑气氛。总裁挨个面试,一针见血地指出他们身上致命的弱点,大声斥责毫不留情面,并指责在工作中的失误。高管们明知这是一道抗压能力题目,但是依然很多人顶不住如此压力,甚至哭了起来。

这道抗压面试题目,筛去一半人。留下来的高管,大都是在20几岁就吃过苦头,摔过跟头的人。后来总裁给出这样做的解释:

越是年轻时学会抵御生活的暴击,越是能在日后的走得更长远。

【二】没有在深夜里痛哭不足以谈青春

凌晨二点一刻,室友Mia刚刚加班回来,拖着重重的脚步回到她的房间。这是本周她第三次凌点之后回家,然而今天才周三。

Mia今年25岁,刚刚研究生毕业于美国Top 10,回国后轻松地找到了一家法资公司,刚毕业就月入两万。然而这家法国公司对中国人并不友好,要求员工过分加班,盛行一种谁能熬通宵,谁才能升职加薪的职场文化。

入职五个月,Mia只有两次在十二点之前回过家。而且这个月在赶一个欧洲的项目。有次加班到清晨七点,回家碰到要出门上班的我。Mia面色发绿,我忍不住抱了抱她,她的眼泪就像卸了闸的洪水,哗啦哗啦淌下来。

可是工作里面的暴击,远比不上生活来的更加残忍。

我的朋友Tod今年26,去年申请到香港读机械博士。在香港读博士,学术压力比内地大,如果做不出成果,会被退学。

前几天Tod在微信上跟我说,在他开学的第六个月,他爸爸确诊胃癌。

爸爸坚决不允许Tod休学,不想因为自己的健康,耽误儿子的前程。于是,Tod内地香港两头飞,一边照顾病床上的爸爸一边飞回来做科研。

雪上加霜的是,由于压力过大以及过于疲劳,Tod自己眼睛上长了个东西,需要住院手术。

我陪Tod喝酒的时候,一句话都安慰不出,他所经历的这一切,都远远超出了我的生活经验。但是Tod没有哭,喝完一瓶啤酒讲完这一切,跟我说了句:

“谢谢你陪我。但我不能喝醉,还得回去写完科研报告。”

【三】没有主角光环的现实

没有谁的生活能一帆风顺

摇滚圈的纪律委员臧鸿飞,扎着脏辫刷键盘,搞着摇滚怼生活。从小特立独行的他,在邻居亲友异样的眼神中长大。

二十岁的时候,自己背着把吉他在人大酒吧唱歌,因为不会唱一首方言歌,被老板赶了出去,180块的工资只结算给他50块。

飞飞拿着这50块钱,他全部的生活费,大冬天穿着单衣走在大雪的路上,不舍得打车,只能挨着走。他突然就想明白一件事儿:

他要去食物链的顶端,去更大的平台,这个年代,酒香也怕巷子深。

四十岁的大叔,虽然没能在音乐上火起来,但是因为他这些苦楚的经历,他顽强地站起来了,真的做到在更大的舞台上把这些经历以轻松搞笑的方式分享给别人,甚至还拥有167万的粉丝。

想起高晓松的二十几岁的时候。都知道他出身书香世家,爹妈都是清华高级教授,跟林徽因梁思成是邻居,放着清华退学不念,偏偏要和老狼去搞民谣。

高晓松20几岁的时候,年轻人远没有像现在这样多元。不用说当清华教授的爸妈,普通家庭的爹妈听了都得要死要活。

家里不给生活费,高晓松就当街边艺人,一天能要到5毛钱,去学校卖唱还被保安当作流氓抓起来。

90%的人的抗暴击能力,一般走到这就差不多停止了,该回去上学的上学,该跟家人要钱的要钱,这苦不吃了。

高晓松偏不,我得坚持。

他这坚持倒好,理工书香世家的他搞了一辈子音乐电影,而且上至广场舞大妈,下至王者荣耀小学生都是他的粉丝。

马爸爸曾经说过:“今天很残酷,明天很残酷,后天很美好。但是绝大多数死在了明天晚上,看不到后天的太阳。”

臧鸿飞和高晓松,一个家里穷的叮当响完全没有背景,一个是赢在起跑线的人,他们都经历了生活的暴击,才走到今天,被这么多人喜爱。

没有谁的生活能完全一帆风顺。

我希望Mia可以不用再熬夜加班到深夜,可她有成为女强人的梦想,告诉自己20多岁不得不要直面暴击;我希望Tod可以卸下身上所有的重担,可他喝完这杯酒,回去仍要钻研学术照顾爸爸。

没有人可以代替你承担生活的暴击,逃不掉也躲不开。能做的是顽强抵抗这暴击,然后走得更远更强。

懂得从暴击中获取能量的人,并不能活得更轻松,但他们的宝贵“抗体”也将永不失效。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