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漠北以北のBLOG

Believe me,Every word I say, It'wrong

 
 
 
 
 
 

河北省 秦皇岛市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莫大先生,是一个普通人

2017-7-21 8:05:17 阅读90 评论0 212017/07 July21

文/六神磊磊

【一】

莫大先生,是一个普通人。

虽然他有身份,是堂堂衡山派的掌门,也算是坐镇一方的大人物。衡山城下的小茶馆里都是关于他的传说,就好像首都咖啡厅里都是些互联网大佬的名字一样。

他还会武功,“衡山五神剑”虽然没学全,但“百变千幻云雾十三式”耍得还是很炫的。他还懂音乐,喜欢拉胡琴。

但这些都没有卵用,他仍然是一个普通人。

比如他很容易害怕。普通人的一大特点就是会害怕,因为力量有限,总会碰到惹不起的人。

在小说里,不时出现莫大先生害怕的字眼。比如“心中一凛”、“惊惧惶惑”……

你看其他那些大枭雄、大人物会“惊惧”吗,会“惶惑”吗?风清扬会吗?任我行会吗?绝对不会的。莫大先生会。

当那些强大、暴虐的人当面质问他的时候,他像我们一样害怕。比如左冷禅质问他的时候,他很不争气地“心中一凛”;等发现左冷禅没有确凿证据的时候,他又很不争气地“心中一宽”。

【二】

和我们普通人一样,莫大先生还喜欢打小算盘。

他也会在“面子”和“利害”之间权衡,还会看人下菜碟。

五岳剑派大比剑,他从一早就打起了小算盘:自己既不能“自始至终龟缩不出”,丢了一派掌门的面子,可又万万不能以卵击石,自找没趣,挑战左冷禅和令狐冲。

他默默地评估着每个人的实力,挑选着最合适的对手,先是挑中了泰山的老道玉矶子,“拟和这道人一拚”,后来又挑了华山的岳不群,觉得自己不会输给他。

挑一个中不溜的对手,稀里糊涂打上一架,说得过去,也就是了。这就是莫大先生的小心思。

作者  | 2017-7-21 8:05:17 | 阅读(90) |评论(0) | 阅读全文>>

冯仑:有信仰的人不焦虑

2017-7-12 7:47:21 阅读155 评论5 122017/07 July12

人的焦虑一般分为两方面,一方面跟钱有关,另一方面跟钱无关。人会在不确定性因素特别多的情况下,因为无法快速判断,而陷入一种心理焦虑。

人有很多情绪,喜怒哀乐悲恐惊,七情六欲,却没有人特地提到过焦虑,这说明在情绪中,焦虑属于持续性很长的慢性病。想要解决焦虑,我们得先找到不焦虑的人,再看我们跟他的差距在哪里。

我们眼中最不焦虑的人,就是那些看上去很厉害的人。他们看上去不焦虑,其实只不过是我们和他的焦虑不同,他们的能力,足够轻松解决我们的焦虑。

▲《遇见你之前》|大家各有焦虑,只是彼此都不能体会

我接触的所有公司老板,特别是像我们这样公司成立了快三十年的老板,其实非常焦虑。他们最焦虑的事就是企业转型。

转型有无限多的可能性,也有很多不确定性:转不转,朝哪转,怎么转,跟谁合作能让转型更顺。我们不知道转型能不能成不成功,它的成功几率甚至可能比当年创办公司的成功概率还小。

想要不焦虑,最方便的选择就是卖掉公司。但卖掉公司后,钱一多就得理财,外汇可能还会贬值,人就又焦虑了。

▲《亚瑟》|有钱人的烦恼也并不少

有没有完全不焦虑的人呢?还是有的,比如有信仰的人。你去寺庙就会发现,师傅们都不焦虑。

我前两天看到一个故事,有一个村里的寡妇生了一个孩子,她很害怕,就把孩子放到了寺庙门口。师傅把孩子抚养长大,很多年以后,这个寡妇准备把孩子领走。她感谢师傅为了抚养孩子,多年来承担着骂名——大家都骂师傅,身为出家人竟然偷人。

结果和尚说道:「你不用感谢我,我没有任何损失,因为我一出家就已经断了是非,他们说是什么都跟我无关。我还要感谢你,给了我一次考验的机会。」

作者  | 2017-7-12 7:47:21 | 阅读(155) |评论(5) | 阅读全文>>

分享刘慈欣的一段话

2017-7-11 8:06:39 阅读132 评论1 112017/07 July11

文/六神磊磊

今天读到刘慈欣的《球状闪电》里的一句话,觉得很有意思。

这段话是写一个叫江星辰的人物的,他是一艘航母的舰长:

与现在习惯于在潜在竞争者面前咄咄逼人地显示力量的都市男性相反,他每时每刻都努力将自己的力量隐藏起来。这是一种善意,怕这种力量伤害了像我这样的人。他仿佛时时都在说:我真的很抱歉,让您在她面前感到自卑,这不是故意的。

刘慈欣这段话,写出了两种男人。

其中一种人,随时都在寻找和创造机会,展示自己的成功,好让别人产生哪怕一秒钟的自卑。

另一种人,就是江星辰这样的,会怀着善意,小心隐藏力量,避免自己的强大让他人不适。

这句话很有趣,让我联想到了武侠小说里的一些场景。

比如《倚天屠龙记》里,有一次张无忌打元兵,要挑选一批轻功高手。他命令大家跃过一堵墙作为测试。

张松溪排众而出,说道:“我能跃上。”跃上照壁,轻轻从另一面翻下。

武当派梯云纵轻功名闻天下……但他毫不卖弄,只老老实实地遵令跃上,再行翻下。

张松溪就有一点点江星辰的意思。他的轻功那么好,但在众人面前却不多表演一分。

其它的人就不一样了:

群雄如穿花蝴蝶,接二连三地跃过墙去,有的炫耀轻功,更在半空中演出诸般花式……

张松溪为什么不肯炫耀轻功,演出“诸般花式”呢?很简单,武当派的轻功早已“名闻天下”,实在没有再证明的必要。要比拼,对手也是元兵。在其它的江湖群汉、末学后进面前炫技,引得他们自惭形秽,实在不能给自己带来什么快乐。

作者  | 2017-7-11 8:06:39 | 阅读(132) |评论(1) | 阅读全文>>

许亿:每个无知鼠辈的心底其实都想做一个大神

2017-7-10 7:54:55 阅读96 评论2 102017/07 July10

有张图很有意思,旨在说明产品经理与用户体验的差异,图为围绕绿化做了一条步道。产品经理设计为围绕绿地的一个直角步道。而用户选择的却是两点之间最近的一条距离,也就是穿过绿地生生踩出一条直线。

        人是具备分裂人格的动物,内心,或者理想中,有种规则感,有很多想当然。而行动中,则最大可能的希望便利,希望省事。换句话说,人是极度自私自利的动物,但恰恰因为如此,他特别希望别人会守规矩。

        舍己为人或者大公无私,是神性的表现。而自私自利,贪生怕死,则是人性。

        在古代的神话中,人与神共处。于是上帝将人和神分开。人为了和神在一起,便建造巴别塔,希望再度人神共处。后来,上帝创造了方言,人与人交流产生了分歧,于是齐心合力建造的巴别塔因为人群分裂倒塌,人神就此远隔。

        这个故事具备很多意味,也就造成日后很多宗教的初衷。为了消灭分歧,必然要凝聚共识。于是很多人不辞劳苦的去到处传播理念,世界因为各种观念的传播而日趋团结,当然,我们也知道,因为观念的对立,世界也无时不刻的正在分裂。

        宗教是人们对于神性的意图再塑,在宗教的世界中,最讲究的就是奉献。将人从人性中剥离出来,放到被放大的理想环境当中,一尘不染,直奔崇高而去。

作者  | 2017-7-10 7:54:55 | 阅读(96) |评论(2) | 阅读全文>>

每当一帆风顺我就怀疑人生

2017-7-8 10:20:09 阅读151 评论2 82017/07 July8

看上去脸顽皮厚,其实个个脆弱得不忍细看。人生大事的不顺遂是生活赠予的暴击,转弯遇到trouble的生活小拐角里也处处是拳头,怼到人分分钟扶墙。

【一】为抵抗生活的暴击而奋斗,你得时刻准备着

武志红老师曾经出版过一本书,叫《巨婴国》。

主旨是很多人的心理年龄远远没有匹配生理年龄。所以一大票即将奔三的年轻人,都口口声称自己还是个宝宝。

丰裕年代里大多数的独生子女从小没有经过大风大浪,年龄在涨,心智依然天真。一头扎进虎狼集聚的现实社会像是把心理尚未断奶的宝宝突然扔到丛林,生活暴击暗藏在方方面面。

对于很多20几岁的人来说,跟心爱的人分手,找不到工作,和父母吵架,跟同事闹翻,这就足以成为生活的暴击,茶饭不思瘦十斤。

一天24小时不痛快,一个月三十几天很焦虑,成了年轻人的常态。

看小说被满纸的“感恩苦难”噎得胸闷气短,看电视又冷不丁被“我们需要感激生活的暴击吗?”一句戳心。

在我看来,无所谓。你可以感激,可以咒骂,可以哭诉,心里可以表达任何你想表达的东西。

但是,不管是感激也好,咒骂也罢,这一切感情抒发完了,得自己挺起腰板面对这所有的暴击。我们没有办法阻止生活暴击,只能选择时刻准备着,在暴击来临时不被打倒。

某世界500强企业,总裁面试年轻高管的最后一轮,就是抗压能力测试。这些高管大都三十多岁,智商高出普通人一大截。

在别人看来,他们的人生就像开了挂一样。但没想到,面试的最后一题,竟成为了人生第一次滑铁卢。

面试地点在狭小

作者  | 2017-7-8 10:20:09 | 阅读(151) |评论(2) | 阅读全文>>

600个字说清楚 唐诗到底美在哪

2017-7-6 9:00:04 阅读140 评论2 62017/07 July6

十三岁那年,你出去旅游,看见了美丽的景色。

想感叹两句?一般就只能说:哎妈呀在这儿看月亮贼带劲了!还有那啥雀儿,真的是一会儿排成人字形,一会儿排成一字型……

可如果你读过唐诗,就可以脱口而出:雁引愁心去,山衔好月来。

--------------------------------------------------------------------------------------------------------------------------------------------

十五岁那年,遇到了她,第一次知道了什么是触电的感觉。没文化的你只能说:也不知道是咋了,反正见了她一次就特别想,真特么想……

可如果读过唐诗,你就知道这叫做: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

二十二岁,送最好的朋友去远方。喧闹的车站里,他心情低落,你不知道说点啥。

可如果读过唐诗就知道,这叫做: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

作者  | 2017-7-6 9:00:04 | 阅读(140) |评论(2) | 阅读全文>>

金盆洗手,盆洗手,洗手,手

2017-7-4 7:57:36 阅读147 评论7 42017/07 July4

文/六神磊磊

【一】

《笑傲江湖》里,有一段特别有名的情节,叫做“金盆洗手”。

五岳剑派中,衡山支部有个高手叫刘正风,厌倦了江湖,想去当音乐家,搞了一场“金盆洗手”,打算宣布退出江湖。

结果江湖不是你想退就可以退的,就在洗手的当天,嵩山的大boss左冷禅给他定了一个罪名“勾结魔教”,派工作组到衡山现场执法,杀了他全家。

这一段情节,看过小说、电视剧的都很熟悉了。

可是这里面有一个很反常的细节——左冷禅对刘正风之前的定罪、公示、派工作组、采取果决措施,这都没什么,都算是正常的工作流程。唯独有一点反常是:左盟主派的这个工作组,规格也太高了一点。

我们来简单分析一下。

【二】

首先,刘正风是什么身份呢?

他是衡山派的长辈高手,在门派里的具体身份不详,我们姑且当他是班子成员吧。

嵩山派来的工作组里又有什么人呢?首先和刘正风平级的就至少有三个:托塔手丁勉、仙鹤手陆柏、大嵩阳手费彬。

这三个人,都是嵩山派的负责同志,行政级别和刘正风是一样的。而且这三个在嵩山都是班子里排前几号的人物,是“十三太保”里的第二、第三、第四位。等于是嵩山派除了一把手,前几位的班子成员都来了。相当重视啊。

何况,嵩山是五岳盟主,是强势部门,甚至可以说是领导机关。而刘正风的衡山派,是弱势部门,甚至可以说是下属单位。刘正风和嵩山来的这三位,名义上行政级别是一样的,但分量可差得多了。

除此之外,嵩山派还带来了数十名二代弟子。这么兴师动众,规格是不是也太高了一点?

作者  | 2017-7-4 7:57:36 | 阅读(147) |评论(7) | 阅读全文>>

一个人见没见过世面,看这两点就够了

2017-7-3 10:36:24 阅读263 评论13 32017/07 July3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年代,没有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便不足以谈笑人生。

一生忠于清王朝的国学大师王国维曾邀请被迫退位的末代皇帝溥仪到家中做客,当他热情地给小皇帝展示自己珍藏了半生的古董字画、金石玉器时,溥仪并没有太大兴趣,反而随手指了几件,告诉王国维说这些都是假货。

王国维当然不服,凭借自己的美学史学造诣,这些精挑细选的古董怎么可能是假货呢,这小皇帝都没怎么仔细看,这真伪又何以如此快辨别出来呢?于是王国维找来了同行帮忙鉴别,又去古玩店找行家套话,所得到的结果都是一致的认为自己收藏的确实是赝品。

大师对这位年纪轻轻却见识如此之广的溥仪佩服得五体投地,溥仪却说:“说我也不懂你们那些个鉴别的方法、技术,我就是看你那几件玩意和我家里的那些个不太一样罢了。”

如此霸气的回应,不得不感叹他的见识。

除此之外,溥仪的一生,褒贬不一,年少时皇族的血脉开阔了他的眼界,而后期颠沛流离的生活,则励练了他的强大内心,一个见过世面的人,则大抵如此:见过最好的,亦承受过最坏的。

见过最好的

眼界,永远都是一项不会落后的评判标准。

作家林宛央就曾记录过自己经历的一件事:

某天她满怀期待地带着一个男友从国外带回来的香奈儿包包去上班,是真真正正的真货。本以为自己带的包包会得到同事羡慕的目光和赞美的话语,却没想到不但事与愿违,反而那个同事说了一句:“哪里淘来的A货,看起来挺有质感,介绍给我呗。”

她一下子就愣了,嗫嚅地说:“这款包是真的。”

……

生活中不

作者  | 2017-7-3 10:36:24 | 阅读(263) |评论(13) | 阅读全文>>

有一种人生态度叫“高级丧”

2017-6-29 17:33:40 阅读207 评论16 292017/06 June29

       也许确实有点奇怪,相对于广告里那种西装革履精神抖擞迎着朝阳开始美好一天的鸡血男,我总是对无精打采垂头丧气的人陡生好感。比如《围城》里的方鸿渐,即使他“没用”,被指为“多余的人”,但他那点玩世不恭,弱小姿态下的颓唐,在我看来是迷人的。连他买假学历我都不觉得是个问题。

陈道明扮演的方鸿渐

家中包办的未婚妻早逝,准老丈人把准备好的嫁妆折算成学费送他出国留学,他来到欧洲,晃晃悠悠,将巴黎、柏林、伦敦一一游历。“随便听几门功课,兴趣颇广,心得全无,生活尤其懒散。”

他对学历无所谓,但是他爹以及花钱送他出国的老丈人都找他要学历:“这一张文凭,仿佛有亚当、夏娃下身下面那片树叶的功用,可以遮羞包丑;小小一张纸能把一个人的空疏、寡陋、愚笨都掩藏起来。自己没有文凭,好像精神上赤条条的,没有包裹。”

他从一个骗子那里买了张克莱登大学的博士学历去敷衍他们,打定主意从此后讳莫如深,找工作的时候,也从未跟人提起。

与很多招摇撞骗的家伙不同,方鸿渐买假学历,既是跟要求钱货两清的老丈人开的一个玩笑,也是对这个虚荣喧哗的世界的一个解构,“父亲和丈人希望自己是个博士,做儿子女婿的人好意思教他们失望么?买张文凭去哄他们,好比前清时代花钱捐个官,或英国殖民地商人向帝国府库报效几万镑换个爵士头衔,光耀门楣,也是孝子贤婿应有的承欢养志。”

俗世滔滔,他不入眼的东西很多,但也没有兴趣激烈对抗,干脆逆来顺受,顺水推舟,马马虎虎地应付掉,他用开玩笑的态度过日子,颓得太狠,有时会显得放肆。

作者  | 2017-6-29 17:33:40 | 阅读(207) |评论(16) | 阅读全文>>

人生最重要的三种能力,不是读书能学来的

2017-6-27 7:53:33 阅读152 评论2 272017/06 June27

书上找不到,也很少有人讨论的个人素质,我认为有以下三种:人际交往中的期望值管理能力、阈值自控意识、应对主观时空扭曲的能力

【1】

期望值管理能力

影视剧中往往有这样的观感:一个地痞或者土匪,平日无恶不作。到了最后一集,哎,这货突然抗日了,例如《大宅门》里的三爷。

这时候观众对其好感度会突然爆棚,甚至超过许多没有爆点的正面角色,前几十集的劣迹简直一笔勾销。

这就是期望值在前期被编剧压低之后的福利。

先记住一个公式:

快乐值 = 现实 ― 期望值

我们刚进入一个团队时,如果一开始就大招尽出,会导致周围人和领导对你的期望值不断升高。

最后总会有一次你满足不了对方的要求,这时候对你的负面评价也会随之而起,甚至会低过一直表现平平的同仁。

有人将其总结为“不胜任陷阱”,因为在一个上升通道中,只要达到了上层的期望,就会被继续提拔。

直到提拔到一个你不能胜任的岗位,让所有人失望,这个升迁过程才会结束。

这一点在情场上也依然适用,你会发现浪子回头会获得相当的赞美,许多女人甚至可以不计较你之前是个多么烂的人;

但老实巴交的“好好男人”一旦被抓到一次不老实就立刻被打入“渣男”的行列再也不得翻身。

娱乐圈这样的例子去年今年都有,不用我再赘述。

这就需要我们对别人对我们的期望值进行有效管理。

比较常见的手段是憋大招,有一些在对方期待之外的东西不到关键时刻不能随便拿出来用。

作者  | 2017-6-27 7:53:33 | 阅读(152) |评论(2) | 阅读全文>>

浙江保姆纵火案:小心希区柯克式的行为动机

2017-6-26 8:07:56 阅读171 评论13 262017/06 June26

希区柯克是我见过的人心高手,他比巫师更洞察人们最隐秘诡异的动念,从无常、无由、无厘头里看到规律、真相和真实需求。

先说几个匪夷所思的希式故事。

一个通缉犯逃到了小镇附近,藏身时遇到了一个小姑娘。小姑娘镇定自若,聪明伶俐,冒着危险和杀人如麻的通缉犯周旋。最后不仅让通缉犯信任她,还带着通缉犯找到了一个秘密的地窖,乖乖地按照她的吩咐藏进地窖,“当”地一声,小姑娘把地窖顶上的木板扣上,锁好。然后告诉通缉犯:“现在我得到你了。”

“向警方举报你,只能得到25美元。”“而抓到活的你,可以得到50美元。”

通缉犯简直无语了。一个小孩冒着生命危险,和他周旋了几天,最后的动机竟然是——“镇上店里那个黄裙子,要50美元,那条黄裙子太漂亮了,我一定要得到它。”

-------------------------------------------------------------------------------------------------------------------------------------------------         一个年轻女孩,她的父亲死了。她悲伤地参加了葬礼。亲友们都来吊唁,哪怕是多年不见的亲友。葬礼过后没多久,女孩的母亲也突然去世,又一场葬礼。再这之后不久,女孩的哥哥也去世……

这样非正常的死亡,显然不可能是疾病或偶然了……凶手最终被抓住了。就是女孩。她制造了后来的两次死亡。

作者  | 2017-6-26 8:07:56 | 阅读(171) |评论(13)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