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漠北以北のBLOG

Believe me,Every word I say, It'wrong

 
 
 

日志

 
 

答卷人生  

2013-09-20 20:55:45|  分类: 悟-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答卷人生 - 漠北以北 - 漠北以北のBLOG
 

    高三的时候,我最怕数学考试。根本的原因,当然是因为数学学得不太好——一直到一模之前,我都在艰难地追着班里的平均分。而除去这个根本的原因,还有一个直接而表象的事情最让我胆战心惊,那就是考试途中忽然此起彼落的翻试卷的声音。

        翻试卷这件事情大概也是遵从正态分布的。第一个翻卷子的人经常早得出奇,我还在做第一版中间位置的题目时他就哗哗翻面儿了,清脆的声响虽然划破寂静的教室,但毕竟划不出我心中的涟漪,因为这人天赋异禀大家早有共识,多少场考下来也是见惯不怪了。

        一般不到一分钟后,就会有第二波翻卷子的高人出手,三五个数学奇才争勇斗狠地甩出试卷,其中总有一位动作显得特别敞亮,先是大风车一样抡起试卷翻面、再是摊蛋饼一样把卷纸铺平,快狠准、嘎嘣脆,好俊的一身功夫。

        再往后,教室里的气氛我就开始怵了,哗啦哗啦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稀里哗啦冻次大次兹儿……”一般当高斯波形的峰值出现时,我还在抠第一面的最后两道题,这两道题要是一眼可以看穿的便罢,要是还有点儿摸不出头绪的,我心里真如翻江倒海,有时甚至会大脑瞬间空白。杀伤力最大的是某几位好朋友翻卷子的身影,我操!他也做完第一面了?朋友A君翻试卷的动作往往是压垮我淡定心态的最后一根稻草。

        千真万确,当我心态垮掉的时候,决策就是非常不科学的跟风,“NND,我也翻!于是尽管还有一两道题空着,我还是硬着头皮开做第二面。我不知道全班是不是只有我这样一个二百五,而我确实干过这种事儿不止一次。

        在其他科目的考试里,我一般不会感觉到有翻卷子这件事的存在,我想它们肯定也是遵从正态分布的,但是我因为心里有底,对别人翻卷子的声音可以做到置若罔闻。你翻,或是不翻,我都坐在那里,不紧不慢。尤其在考英语的时候,我最有底气,反正最后总要抽时间在草稿纸上画个精致的猪头,又何必紧赶慢赶?

        最近,我忽然觉得人生也有点儿像当年的数学考试,周围人都在哗啦啦翻卷子了,心里着急,恨不得点根儿烟抽。

        其实人生这个考试的特点是无时无刻都有人在翻卷子,甚至无时无刻都有人在交卷子。以前悠然自得的时候,我觉得人生是英语考试,对周围人的进度并不关心。看到有人18岁大学毕业、有人25岁公司上市、有人30岁退休,我都不着急,甚至有时候会替他们操心:少年裘马,恐怕终究不是太好吧?需要这么着急去画猪头吗?

        也许人生是个奇怪的考试,时而考英语,时而考数学。也许人生根本不是考试,因为考生只有在考试结束好几天之后才知道成绩,而人生结束以后人们已经没有什么想知道了。

        那些一辈子都在画猪头的人,是不是其实也挺幸福的?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